咸鱼西

【菊池风磨only】冬语

诈尸

一个浪人武士磨,无cp向

我什么都不懂,瞎写的,短的一比

他好帅啊

 

 

是个年轻的武士。

 

鹤田拎起小炉上的铁壶又续了一道茶,滚水把因天气寒冷竟短时间就在杯壁上挂起冰花的茶再次冲舒展,升起的雾气把远处年轻人的身影又罩得朦胧了些。

 

官道边的小摊上茶酒皆有,已是寒冬,前些日下的雪还挂在草梢上,正当将化不化的最冷时候。

 

大多数愿意再次暂作休息的人都愿意多花几个铜板让店家生个木炭小炉烤烤火,只有这衣着单薄的年轻人窝在离棚帘最远,人众最疏的小桌上,也不生火,抱着最便宜的、只用棉布包裹防止冻上的劣质酒独饮。

 

鹤田眯着眼看他放在桌子上的那把刀,刀鞘形状匀称,没有多余的花纹却是最顶级的木材,缠绕刀柄的绳线被精心编制过,不见刀纹就能判断是把出自名家之手的好刀。

 

穷困潦倒的武士是不应该有这样一把好刀的。

 

年轻人俯下身对凝结在木质纹路里的冰霜哈出一嘴酒气,用手划拨开水汽写着什么。

 

几个坐下就一直吵嚷的浪人又站起,在年轻人周围坐成一圈,打头的盯着年轻人的行头上下看了几眼,就满脸垂涎地要去摸那两把刀,手还没碰着刀鞘就被一掌打开了。

 

年轻武士坐姿没动,手却已经握上刀鞘。

 

乱世难保自身性命,罗生门下尸体堆积腐烂,没人会出手管一个穷武士被劫,只有摊主哑着嗓子提醒他们要动起手就滚远点。

 

年轻人沉默地站起身把刀别在腰间,站在远一些的一片空地上不动了,这行为实在挑衅,还呆围在桌边的几人拔出刀就围了上去。

 

众人耳边清亮地一啸,是刀出鞘。

 

年轻人格挡姿势极漂亮,手腕一翻刀和刀摩擦出铿锵声响,几息间刀背就砍在一人后颈上,他顺势接下那人手里掉下的打刀,反身两刀相措挡住另一道攻势。

 

一推一劈,又是一人倒下。

 

很快只剩年轻人一人还站在原地,他保持着双手持刀的姿态深吸了几口冷冽的空气,然后丢下那把不属于他的刀,挽着弧线收刀入鞘了。

 

鹤田示意侍从不动,拎着小炉和铁壶走过去坐到了年轻人对面。

 

年轻人正抱着粗陶的酒壶,满脸愁绪地看着壶里的酒,一会没握在手里,酒就结上冰碴,倒不太出来了。

 

鹤田把小炉往他那边推推,示意他把酒放上去暖着。

 

对方没拒绝,因为这份适度的好意对他笑了笑,鹤田见时机合适,忙不禁开口询问姓名。

 

“菊池,菊池风磨。”菊池回答时眼睛仍盯着酒壶,时不时猫似的掰过瓶口窥探里面正在融化的酒,馋着想饮又忍着想让酒更热些。

 

鹤田没嘲笑他的举动,指指旁边的刀又道:“真是把好刀,主人也不俗。”

 

菊池又一次摸上酒壶的手似乎是被烫了一样蜷缩了一下,待他再捏上壶颈时没再抖,“这不是我的刀,我只是借用。”他喝下今天第一口热酒,长叹一声“主人不俗到是真的。”

 

“我见你刀术超群,为什么不找个主家投靠呢,这年头有个为自己卖命的武士,无疑是多了个保命的筹码,只要你展露实力,相信有不少大名雇你,也不至于再喝带冰碴的酒了。”鹤田再冲一杯茶,见菊池看他的眼神半是清醒半是迷茫,忍不住要笑。

 

不知来处不知归向的浪人武士,垂发于额前挥刀时杀气凛然,如神社影壁上浮世绘中的修罗夜叉般凶恶,刀向之处无不震颤,此时思考的样子配上一双微微下垂的眼和圆脸,竟有些像个孩子。

 

“赠我刀的人已经死了。”孩子似的武士半晌才开口,说着又摸上刀鞘,“我想不到除了我自己和那人还能再为谁战上一场,世道乱了,屏风前的大人们只想争这岛上城池,可我不想争城池。”

 

“逃得开吗?”鹤田问他“寸寸皆是城池,你不争城池,又要上哪去?”

 

“得一点自保手段,活得不好也总归死不了。”

 

鹤田盯他:“保我一道坐回屏风之前,给你判钱,你便坐船南下走吧,离开没有刀的主人只剩城池的土地,去不冷的地方。”

 

“其实有酒傍身,倒也不是很冷。”菊池一笑,“不过你这是个不错的主意,卖命能换个一去不回。”

 

菊池站起身跟在鹤田身后,拒绝了另一个侍从递过来的厚外披,只又紧了紧领口,然后手虚扶上刀柄,伸手指向北方

 

“那就顺着这条路走吧,走离故乡,走向最冷的战场上,天光再晌晴就到了。”

 

他低头对刀柄喃喃:“思ひきやありて忘れぬおのが身を君が形见になさむ物とは”

 

不知是说给谁听。

 

=========================================================

杀阵真的是好帅

最后那句是和泉式部的俳句,大概意思是我的灵魂已经不在了,留在这个世界的肉身只是你的遗物。

渣翻可以翻成:意已随君去,却身若君遗。

 可能杀阵完整看完还会有个后续吧(插下flag

评论(5)
热度(16)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