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Black Bones(四)

·强强,私设成山

·大家长Kenty×全能保镖(姆)Fuma

·我流爽文

-------------------------------------------------------------------------

中岛几年前参加这类聚会的时候,还远远达不到‘一进门就吸引所有人目光’的程度。

 

彼时他不过是中岛家长得最好看的花瓶,认识他脸的人远比知道他实际身份的人多得多,废柴长了张再好看的脸也不过是废柴。

 

挂着虚假名头拼凑出来的交际学课本实在是没什么实际用途,中岛皱着眉头看了一个小时就全部丢到纸箱里让菊池拿走处理掉,他的气场和谈话技巧是在一次次被拒绝的谈话里锻炼出来的。

 

和从小就被培养或是天赋出众的竞争者们比起来他起步委实过晚,好在性格坚忍方面倒是远超成常人,争斗久了愈发沉稳干练。

 

这次明显给佐藤议员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中岛假装没看到胜利偷偷对着自己挤了几下眼睛,只是再次举起手中的高脚杯,借抬起杯子的空荡瞥了一眼会场的入口。就在他放下手臂时一只手从侧面伸来极自然地接走了他手上的空杯。

 

是菊池风磨到了。

 

他这样气场强大出色的人收敛起来竟安静从容得像个影子,菊池轻拍中岛的后腰,小声提醒:“下一杯拿着就行了,不许再喝。”

 

中岛酒量不好,酒品也不好,上一次喝多了大庭广众之下还能勉强保持风度翩翩的形象,回了家就一直跟在菊池身后,菊池走到哪儿他跟到哪儿,一双瞳子盯得菊池要发毛,和他说话也不应,最后还会窝在沙发上不愿回床上去睡。

 

就连松岛有次送醉酒的他回家都被拉着坐在客厅里念了整整一个小时,从此再也不愿意和醉了酒的中岛有所接触。

 

菊池到时发现中岛的脸已经泛起淡淡的粉,明显是已经喝了不少,连忙小声发出警告。

 

中岛倒也真举着酒杯没再喝,他不慌不忙地结束谈话,和菊池站到了大厅的边缘,只有两个人时他明显放松了不少,干脆把酒杯塞进菊池手里,自己找了把椅子坐下休息。

 

“看样子谈判很顺利?”中岛喝了酒有些犯困,眯起眼睛盯着大厅内觥筹交错的人群。菊池点头应道:“很顺利,下一步就看杉山怎么走了。”

 

他说着皱起眉头,“我总觉得今天的活动让人不太舒服,等下我陪你去拜访几个必要的人,然后就早点回去吧,这地方留的久了——”

 

菊池话未说完脸色就是一变,他一只手将中岛从椅子里拉起扣在怀里,另一只手用力一甩,连酒杯带酒砸到那个向这边走来的服务生脸上。他说着话发现稍远一些的地方不知是哪位宾客带来的孩子正仰着头盯着服务生的托盘底部,正常来说那里应该没有什么能吸引孩子的东西才对,而对方下一步的动作明显就是要丢掉托盘。

 

被打了个措手不及的服务生手上的枪和托盘一起掉到了地上,这时候再捡起来已经来不及了,他咬了咬牙从袖筒里摸出一把匕首冲了过来。

 

菊池松开箍着中岛腰的手,示意他躲到桌子下面去,对着明晃晃的刀尖神色依然冷静,他抓住对方的手腕用力一扭,匕首掉到铺着厚地毯的地面上敲出沉闷的响声,皮鞋尖与服务生的膝窝狠狠相撞,麻痛令对方毫无反抗力地向前倾倒,简单的擒拿术他做起来速度却远超任何一位职业保镖,几乎是瞬间这位还没开始履行使命的杀手就跪在了地上,和膝盖撞地的声音一同响起的是他的惨叫。

 

菊池风磨一把扭断了他的手腕。

 

这场意外引起了一阵骚乱,原本站在会场门口的保镖全都变了脸色,安保问题出现这样大的漏洞,证明在场所有人的安全都无法被保证。

 

佐藤胜利也明显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抿起嘴护着父亲就要从侧门离开,却被黑洞洞的枪口指了个正着。

 

杀手不止一人,目标也不止一个。

 

对方已经打开了保险,佐藤额头不住地冒汗,试图在极短的时间内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眼看扳机要被扣下,一声枪响过后倒下的竟然是面前的杀手。

 

他转头去看发现菊池正举着枪,这位中岛专属的保镖从大厅的另一头用手枪精准地打穿了杀手的头,用实力证明他确实如传言所说的那样是位神枪手。

 

而中岛竟然掀起长桌的搭布,坐在地上笑眯眯地冲他挥了挥手让他过去。

 

佐藤松了口气,既然中岛如此示意,那就是把自己和父亲列入了保护范围内,以菊池的能力,全身而退就简单的多了。

 

最令人措手不及的场面已经控制住了,凭着武器和人数的压制会场安保人员很快结束了这场危及性命的闹剧。佐藤让秘书送受了惊吓的父亲先回去休息,和中岛一起去警局受了调查,而在他面前被打死的那个杀手被解释为‘会场保镖反应及时击毙了他’,面对政界和商界有头有脸的人物警察也不愿细究,他们没出事惹出更不可收拾的情况就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走出警局时天已经快黑了,菊池叫了司机开车过来,他知道两人有话要说,就站在可以及时反应情况的距离线上没有靠近。

 

佐藤胜利对中岛微微鞠躬:“今天谢谢你和ふま君了,我和父亲欠你们中岛家一个人情。”

 

“既然已经决定要和佐藤议员处好关系,关键时刻我当然也要保护你们的利益,”中岛扬起微笑,“也谢谢你刚才帮他解释子弹的问题了。”

 

“说到这个,”佐藤把目光移到站在不远处的菊池身上,“我早就想问了,你到底从哪里找到这么厉害的属下的?”

 

中岛笑得两眼弯弯,他看到车开到路边,冲佐藤挥挥手道“我在花鸟市场买的。”便上车扬长而去了。

 

佐藤的秘书站在他身后,语气迷茫地复述:“花鸟市场?是什么暗号吗?”

 

“你别听他瞎说,他逗我们玩呢。”佐藤点上一支烟,一场闹剧后这位年轻政客精致的脸在点点火光的照映下也显出些许疲倦,“他说的好像自己养了只鹦鹉一样,长眼睛的都能看出来他家那只可不是温顺可爱的观赏鸟,而是虎狼一类的猛兽。”

 

“猛兽是不会被轻易束缚住的,想来是猛兽不愿意离开他。”

 

秘书的眼睛被烟气熏到,不住眨了眨眼睛缓解不适,佐藤背过身去发出一声嗤笑。

 

“这倒真是很符合他性格的炫耀方式。”

 

这时中岛已经猫似的缩在后座上枕着菊池的腿睡着了,醉酒又被迫打起精神来应付警察,此时他终于放松下来,几乎是一上车就蜷成一团没了声响。

 

菊池看着他沉静的睡脸,叹了口气,打手势示意司机开车回家。

 

路灯在车窗外快速闪过,灯光也一闪一闪地照在中岛脸上,他不安地皱了皱眉,扭着脖子想逃离光线,很快一只手阻止了他这种连带着屏蔽呼吸的行为,温暖干燥的掌心盖在中岛的眼睑上,轻柔的贴合感像是鳞片的闭合,而这份温热的保护也本就该追加在他身上。

 

“睡吧。”菊池的声音响起,他沉入梦乡。

 

见中岛呼吸变得平稳而绵长,他翻开车门上的储物盒掏出手机,蓝色的光莹莹打在他脸上,映得双眼惊人的亮,菊池翻过几封邮件,松下一口气。

 

最麻烦的部分已经解决了,接下来能用暴力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菊池在遇到中岛健人之前实在缺少生活欲望,和生存相比生活实在是件奢侈的事情,他骨子里胜负欲和野心都极强,善恶观念薄弱,绷带缠在手上的时候他知道就算没人关心他的生死,他也想活下去。

 

如今有些东西要他搭上生命也愿意去保护,所以更要活下去。

 

青山第一次教他射击的时候便惊叹于这个初学者的精准度,这么些年下来他持枪的手势没有变过,青山却在再一次看他扣下扳机后说他现在是真正的神枪手了,一旦这枚子弹被决定要打出,就没有什么东西再能阻挡它。

 

当时菊池看着这位老师,不解他话中的含义,青山见他茫然便问他:“你现在开枪会有负罪感吗,你在为了他杀人,即使杀的人并不无辜。”

 

“我的善恶观本就形成的奇怪,小时候为了抢一块面包没有什么是不能干的,”菊池抿了抿唇,低下头去继续填充子弹,并未对这个话题表现出明显的不悦,“对我来说现在中岛健人就是我的正义,我守护我想守护的东西,我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他是我的面包,如果别人想抢我的食物,那就是要我的命。”他将弹匣推进枪把,再次抬起手臂,青山和他对视,一时间几乎要被这个少年人眼里的固执灼伤,“如果有人要我的命,那我为什么不开枪?”

 

 ----------------------------------------------------------------------

过渡章有点短

没想到吧我竟然填坑啦!!!(被打残

突然良心发现觉得自己该填坑了,加上看了点喜欢的中二文学感觉受到了启发可以接着写。

会尽快把这篇完结,然后填掉欠的梗,写一写喜欢的脆皮鸭情节,放眼望去身后竟然已经这么多坑了,要学的东西还很多,谢谢每个看我辣鸡小短文的人!我也会加油去每次都试着写得更好一点点的!

阅读感谢!欢迎捉虫、夸奖或鞭打我!

比心心嘿嘿

评论(21)
热度(58)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