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十四又七分之二

·短打,真的很短

·OOC,意识流
·第一人称注意

十四又七分之二

 

“你知道吗,”中岛趴在沙发上捧着书看向我,“据说七年之痒是因为全身的细胞都轮换了一次,所以每隔七年你和你的恋人就是两个全新的人了。”

 

我瞥了一眼他因为在家缺少打理显得凌乱的头发,想了想吐槽道:“那也不是一下全部换掉吧,人什么时候学会瞬间变身了吗?”

 

他放下挡住整张脸的那本书,下巴抵在沙发上微微撅起一点,皱眉思考的样子无端有点可爱。

 

“嘛也是,”他又竖起了书脊,“这么多年了,ふま也没有不喜欢我。”

 

他的语气理所当然又带着点得意洋洋,我被这个直球打得心律失常,下意识想要反驳,却想了很久半个字也吐不出来。

 

好在我很快发现他藏在鬓发里的耳尖也是红的。

 

这使我感到自己在这场短暂的交战中获胜了,便决定不拆穿他的害羞和书本后一定也开始泛红的脸。

 

中岛说的对,即使生理上身体已经换过好几次,我也没有不喜欢他,这种感情没有附着在细胞上,或者说这不是单纯的‘喜欢’‘习惯’和什么别的东西,他的存在更像我灵魂的一部分。

 

我不能割舍自己的灵魂。

 

和胜利私下吃饭的时候不知怎么的聊到中岛,他说:“风磨君拿Kenty没办法这件事,我们都知道的。”他持着筷子的手停也没停,语气稀松平常的就好像在说饭很好吃,我惊得险些碰翻了碗,瞪了他半晌却没等来第二句话,又不愿再问,只好低头吃饭,用沉默揭过这段对话。

 

我不愿做人海中平平无奇的一个人,财富和烦恼一样不多不少,梦想和睡眠一样时有时无,努力和颓丧对半分取,喧哗和沉默几乎等长,我要做领袖,做成功者,做能力最出众的一个。

 

很多朋友觉得我胜负欲极强,有时努力得像对自己发狠,都是天性使然。

 

可我知道这些有一部分是因为我有要加速奔跑才能追赶上的人,有站得又高又稳才能做出的承诺,有足够成功才能过上的、像普通家庭一样的幸福生活。

 

中岛倒是真的骄傲又好强,我有时候甚至会想他流那么多汗是不是因为汗足够多就能藏得住泪水,藏得住一瞬间的退缩和软弱。Jr时代我看到他站在练习室中央,站在镜子前,低着头缩着肩膀,两脚前的地板上滴着不知是汗还是泪水,我猜是眼泪,因为他难过得连有人打开了门也没发现。

 

我站在门口,盯着他背上被汗浸湿的深色布料,进退无措得像个孩子,最终只是关上了门,对着门把手恨自己的沉默和无能为力。

 

我希望他那些以往不能言说的苦恼在我面前都毫无保留,我要成为他独一无二的铠甲,在铠甲里哭和笑都不必掩饰,我希望他不管受怎样的伤经历怎样的痛苦,都知道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在等着自己,风雨无阻。

 

我做到了,虽然他不会真的在慌乱无措的时候跑来大哭一场,只是寻找我的眼神鼓励和确定,但我知道这就是他的依赖,中岛健人独有的一份。

 

他的汗与泪,颤抖的手腕和笔直的脊柱,呼吸和眨眼,都配得上我分去的灵魂的重量。

 

为此我握紧他的手,主动送上可依靠的胸膛。

 

我躺在沙发上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沉入无意识的睡眠前隐约感觉到一个吻落在我额上,轻得像蝶但暖如春阳。

 

如果我有幸活足百年,能与你日夜相守,而每隔七年我的皮囊、骨肉、血液都将焕然一新,那我愿意与你相恋十四又七分之二次。

 

 

 

在死亡的边缘蹦迪摸鱼,团番看到后面哭得止不住

zqsg地短打一下,根本不知道在打什么

我们粽真好我永远喜欢他们

fmkn两位绝配,他们都很优秀,是我的太阳

你也是

评论(11)
热度(57)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