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海的男儿

·人类王子磨×人鱼王子健

·傻屌童话

·极度OOC

·看标题就知道真的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慎入

 

 

1

中岛健人是一只人鱼。

 

据说小王子出生那一天,整片海域风平浪静,深海中用来照明的夜明珠都比往常更明亮,珊瑚的色彩比往常更鲜艳,而小王子的容颜更胜任何海中的美丽生物。

 

“他的脸真的在发光!!!”任皇宫侍女长的章鱼小姐抓住海葵小姐的手,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天呐,咱们海终于有可以用脸就征服全海的人物了!!!”

 

正如她所说,长成少年的中岛对外出巡的第一天就引发了骚乱,见到他的海底生物无论雌雄无论老少都在痛呼:“太好看了不行了快把我扶上海面我想要呼吸!”

 

这样的小王子躲开章鱼小姐的管辖第一次浮上水面时,大口呼吸了传说中的‘新鲜空气’,他躲在礁石后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人类的国度。

 

没有温暖的海水,没有贝壳车,没有珊瑚装饰,也没有夜明珠。

 

中岛皱着脸盯着灰色的石制城堡,想起自己碧蓝色的琉璃寝宫,不禁有些同情人类的生活。

 

就在这时城堡的大门开了,里面跑出一个看起来和他差不多大的孩子,孩子冲向大海,两个成年人在后面追赶,其中一个擦了擦额上的汗水,焦急地大喊:“王子!您慢点跑!”

 

中岛听不懂人类的语言,对成年雄性也没有兴趣,他盯着那个跑在前边的孩子看,不禁露出一个笑脸。

 

那孩子有一张弧度圆润的小脸,可爱得就像他生日时收到的珍珠。

 

中岛犹豫了一下,他游得离一片小断崖近了些,扭过腰取下一片自己最近正在缓慢更换中的鳞片,略厚的半透明鳞片在他手里晕着蓝色的光,他用力一掷,把鳞片扔到了沙滩上。

 

这是人鱼一族给友人的信物,权当交到了新朋友吧。

 

他游回刚才的礁石,又看了一眼已经开始蹲在沙滩上玩沙子的男孩,转身潜回海底。

 

2

 

那天之后,王宫里找不到小王子是成了常事,第313次抓回趴在海岸边偷窥的小王子后,国王陛下忍无可忍,把小王子扔到了王国里知识最渊博,行踪最诡秘的学者海参小姐那里接受教育。

 

海参小姐搅了搅锅里粉红色的汤药,随手洒进一把不知道从哪只皮皮虾身上剥下的壳,看也没看因为被暴力带回而显得有些精神不振的小王子,开口问道:“说吧,错哪儿了?”

 

中岛从小没少接受海参小姐“爱的教育”,听到这话下意识地往海绵坐垫里缩了缩,抿着嘴不肯说话。

 

“他们都以为你是要去人类世界玩,我知道你是看上那个小男孩了,”海参小姐停下动作,直勾勾地盯着他“你到底想干嘛,想和他玩?”

 

“我也不知道……”中岛烦躁地甩了下尾巴,险些碰倒一旁的货架,“我想去岸上见见他。”

 

说到这里他来了精神,直起身来游到海参小姐身边绕着她打圈“我怎么才能变出人类的腿?”

 

海参小姐一把抓住他的尾鳍阻止他继续发癫“很简单,”她笑眯眯地回答,“用你的清亮美妙的声音和我交换能变出双腿的魔药,你用人类的腿行走的每一步都将像走在刀尖上痛苦,你愿意吗?”

 

中岛扯出还被海参小姐捏在手上的尾鳍转身往外冲。

 

这个魔女!

 

“回来,谁让你跑的。”海参小姐手一挥,研究所的门砰地关上,把小人鱼关在了里面“逗你玩的,王族成年了上岸自然能变出腿来,用民间童话骗骗你你还真信了。”

 

海参小姐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有点想笑,不过表面上还是严肃地教育道:“不过有一点你要搞清楚,人家也是王子,将来是要继承王位的,你现在这个样子连人类语言的考核都过不了,将来有没有资格和人家做朋友?”她说完话,又打开了门,“行了,你走吧,去做你该做的事情,不要总让大家担心。”

 

3

 

事实证明,小王子认真起来天赋绝不让人失望。

 

中岛的能力被承认可以登上王位时也不过二十三岁,他接过象征权利的银色长枪,往房间里一放就飞快地游向海边。

 

他兴冲冲地坐在海边的礁石上,抬起水中的鱼尾看着它慢慢幻化成双腿,他曲起双腿,用脚在礁石上踩了踩,试图站起身的时候却脚下一软差点跌回水里。

 

中岛以奇怪的姿势跪在沙滩上爬行了几下,再次试图站起来。他练习了整整一个下午,终于勉强能走路后,城堡的小门开了,他熟悉的人类小王子——现在已经长大成人了——一脸惊愕地看着他。

 

“你是谁?怎么不穿衣服?”

 

中岛惊得差点爬回海里,手足无措地比划了半天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结果菊池盯了他半晌像是反应过来一样道歉道:“对不起,你是不是不会说话?”

 

中岛脑海里滑过海参小姐给他扯的那些民间童话故事,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最终他在对方的帮助下裹上衣服被带回了城堡,还没等他收拾利索“王子捡了个好看的男人回来”这种奇怪的传言已经传遍城堡上下。

 

菊池问他会不会写字,他点点头,对方递给他纸笔示意他写字回答问题。

 

“你叫什么名字?”菊池坐在他对面的凳子上,中岛第一次离他这么近不由得有点紧张,抬手险些写出一串人鱼文,定了定神才写下‘中岛健人’四个字拿去给他看。

 

菊池点点头又把本子还给他,“我是菊池风磨,目前是这个国家的第一王位继承人,那你为什么会在皇室圈起来的海滩上?还没穿衣服?”

 

中岛一时僵住,这才反应过来从以前这片海滩上好像就只有菊池在玩,他还以为人类都不喜欢来海边玩,所以原来是人家家里的海滩吗!

 

他皱着眉头思索怎么才能糊弄过去,菊池又问他:“你是不是不记得?”

 

中岛疯狂点头,小王子真是个善于替别人想借口的好人……

 

5

中岛就这么在‘善于替别人想借口的好人小王子’的帮助之下在城堡里留了下来。

 

好在假装不会说话并不影响他的能力,被发现在文书处理上很有一手之后他很快得到了很多人的欣赏和信赖,更别提看到他的脸正春心荡漾又知道他不会说话的女仆小姐们了。

 

大吼着“侧颜真是宝物!”的女仆长看起来和当初热泪盈眶的章鱼小姐很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岛假装没听到门外克制不住有点发癫的交谈声,抬头瞄了一眼正在看书的菊池。

 

当初那个珍珠似的小面团已经长得比他还高了,近距离接触时比他想象中还有王者气度,他摸不清自己是个什么心理,全然不满足于说好的‘做朋友’,时间越长越想和他一起生活,这可不是朋友的心理吧。

 

说到底,当初自己为什么要装哑巴啊!

 

他懊恼地盯着墨水瓶,有点想一头撞在上面重新读档,以解决目前这种交流不畅的问题。

 

菊池风磨在一旁盯着他脸上变幻莫测的表情,觉得有点好笑,不禁动了点埋了挺久的小心思。

 

“中岛。”

 

中岛迅速抬头看向他,就见菊池站起身道:“走吧,带你去个地方。”

 

6

 

中岛怎么也没想到会被带到水池旁边,他站定在离池边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就不愿继续前进了,如果不小心进了池子,他的双腿就没办法再维持现在人类双腿的形态,如果身份暴露的话——

 

——很有可能会被抓起来。

 

想到这里他不住打了个冷战,却被菊池一把扣住手腕往前带去。

 

“我问了医生,”菊池站在泳池的边缘往下看去,“你的失忆可能和溺水有关系,毕竟你一醒来就在水边,很有可能是之前有有关水的不好回忆,医生建议你先和水接触试试。”

 

什么鬼医生!

 

中岛一边惊慌地摇头并试图把自己的手从菊池手里抽出来,一边悲愤地想自己那明明都是借口,现在怎么成了暴露的诱因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菊池这次态度异常坚决,他拉着中岛的手,力气大得不容挣脱,“你拉着我的手也可以,不尝试一下怎么知道呢。”

 

中岛最后是被强制拽下水的,回归水域的舒适完全盖不住惊慌感,这时候试图藏住尾巴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不幸中的万幸就是池子连着大海,现在逃跑还来得及。

 

他根本不敢看菊池的表情,潜入水底就向外游,全然没看到身后站在池中的王子殿下满脸写着‘计划通’。

 

7

 

菊池风磨其实早就知道中岛是只人鱼了。

 

任谁每次在课业之余出去玩的时候被观(偷)察(窥)了好几年都会发现的好吗!

 

何况小王子实在太低估他那张脸的存在感了。

 

菊池第一次发现有个人趴在岸边只露出小半张脸时吓得差点把手里堆沙用的铲子扔出去,随即发现对方只是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的孩子,他小心翼翼地往那个方向走,中岛却一下潜入海里,菊池跑进时只看到一条泛着蓝色荧光的鱼尾消失在海里。

 

那颜色就像……几个月前在沙滩上捡到的鳞片。

 

坚韧漂亮的半透明蓝色鳞片,像是某种精致的工艺品,被他带回去装饰在玻璃盒子里放在书架上了,其实如果中岛敢夜探小王子的房间就会发现自己的鳞片被保存的好好的。

 

久而久之,出现频率越来越高的小人鱼成了海景之一,他似乎是认定了不会被发现,趴在海岸边的姿势越发随意起来,露出漂亮的肩膀和锁骨,菊池不在时还会用小贝壳在沙滩上摆一个笑脸表示自己来过了。

 

他以为菊池不知道的事情,其实都被看在眼里。

 

突然有一天小人鱼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再海滩边,直到几年后他打开门,长着他熟悉的脸的青年赤裸地站在沙滩上,与他面面相觑。

 

不过鱼尾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人类的长腿。

 

8

 

海参小姐被破门而入的中岛健人吓了一跳,看到毁了的一锅药剂气得反身就要用汤勺敲人,却发现中岛窝在她的床上一动不动,蜷得像只海螺。

 

她走近坐在床边,摸摸他的头,温柔地问道:“怎么啦?怎么回来了?”

 

中岛舒展开身子,往床脚怼了怼,闷声闷气地回答:“被发现了,他肯定吓坏了。”

 

“怎么不解释?看你能跑回来应该没有别人在吧?”

 

中岛再次蜷成一只海螺:“不行,他以为我不会说话……”

 

“你怎么不会说话了!”海参小姐气得一巴掌拍在他头上,“又干蠢事!”

 

“还不是你给我讲什么要用声音换腿!我当时实在是想不出来怎么解释了,他问我是不是不会说话我就点头了……”中岛翻滚了几圈,整个人鱼都颓丧起来“这下完了。”

 

“所以你现在是怎么想的?”

 

中岛坐起身来开始发呆,就在海参小姐熬完一锅又一锅的药,准备赶他回去让他慢慢想的时候,人鱼王子游到她面前,语气坚定地说:“我想和他结婚!”

 

9

 

中岛还没想好怎么才能“和雄性人类结婚”,菊池的婚讯倒是先到了。

 

装着订婚式请帖的小瓶子被绑上了石头沉入海底,有海底生物捡到发现上面写的是不认识的人类文字,便一路送到了王宫,中岛坐在被他命名为‘海澜之家’的寝宫里挠掉一片又一片的鱼鳞写自己的‘追夫攻略’,以至于他打开请帖看到“菊池风磨和佐藤胜利的订婚式”时整条人鱼懵在原地,送信的女官险些以为上面刻上了能让王子石化的咒语。

 

中岛抄起自己的长枪就往外冲,一尾拍开了海参小姐房子的门。

 

“他要订婚了!!!”

 

海参小姐已经对他的突然造访见怪不怪,一边看书一边答道:“嗯,然后呢?你要怎么办?”她指了指另一个小沙发,“你坐好,把武器放下,别又整得海面不平静,你家小王子的国家怕是要遭殃。”

 

“所以佐藤胜利是谁?”海参小姐看了信,把它递还给中岛,中岛接过信时依旧处于一种极其茫然的状态,全无灵魂地说:“隔壁国家的公主,听说他们关系不错,可是也没听说要结婚啊,我倒是听人说佐藤公主想嫁到更远的车之国去,不过那个国家没有王子只有女王,各种各样的鸟倒是挺多……”

 

眼看着他越扯越远,大有要说遍整个大陆八卦的趋势,海参小姐连忙用果子塞住了他的嘴,并提议道:“我教你个简单的,”她指了指靠在墙角的长枪,“拿上你的小鱼叉,淹了他的婚礼现场,把他带到海面上,不从就淹死。”

 

中岛叼着果子翻了个巨大的白眼。

 

什么破点子,我才不用。

 

10

 

中岛拿着长枪,心情复杂地站在礼堂外面。

 

不知道菊池怎么想的,把地点设在海边的礼堂里,实在是太方便他水淹会场了。

 

他用了法术飘到二楼的露台上,打开玻璃门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订婚式现场。

 

佐藤公主比他想象的还要漂亮一点,笑起来的时候快要自带闪闪发光的特效,确实是菊池风磨喜欢的‘可爱’一派的。

 

中岛冷哼一声,决定忍忍。

 

看到佐藤挽上菊池胳膊的时候,他决定忍忍。

 

看到两个人站上舞台面对国王时,他决定忍忍。

 

看到首相笑眯眯地说请交换订婚戒指,菊池风磨牵起了他对面女生的手,拿出戒指时,他决定忍——

 

忍个屁啊!这能忍?!

 

早已继承海洋之力的人鱼王子把手上的长枪向地上用力一拄,巨浪被不知名的力量操纵着直撞礼堂,雕花玻璃被震了个干净,海水的涌入让所有宾客都开始尖叫着四处逃窜。

 

中岛跃入水中,游到还楞在台上的菊池风磨身边,拽着他的衣服就顺着海水游了出去,菊池被丢在海岸边的一片不知道从哪里掉下来的木板上,一路推到海的中央。

 

“我就直接问了!”中岛捏着木板的边缘,深吸一口气大声威胁:“你和不和我结婚!不结我就掀木板了!”

 

被浇了个透的菊池风磨总算反应过来中岛要干嘛,他看着小人鱼红透的耳朵和有些发抖的手,哭笑不得地从胸口的口袋里掏出一枚明显不是女性尺寸的戒指,递到小人鱼的面前

 

“那这位王子,接受我的求婚吗?”

 

11

 

佐藤公主换下一身沉重的礼服换上轻便的长裙从侧门溜出了城堡,发现门外停着一辆火红的敞篷法拉利,驾驶座上戴着墨镜的女人见她出来挥了挥手示意她上车。

 

“你怎么来了,”佐藤摸了摸被女王用一根金线牵在手里,因为一路高速行驶而有些萎靡不振的小鸟,“还把它这么带来了!会吹坏的!”

 

“我来看看自己的未婚妻是怎么和别的男人‘订婚’的。”车之国的女王把金线塞进佐藤公主手里,“拿好你的鸟,回家吃饭了。”

 

12

 

“什么时候发现的?”

“好几年前。”

 

“那你不和我说?!”

“你不是装不会说话吗。”

 

“……订婚是怎么回事?”

“演的。”

 

“你睡我还是我睡你?”

“你说呢?”

 

 

 

 

请大家不要向人鱼王子学习,这种求爱方式失败(并且被打死)几率是99.9%,正确的追求方式请参照车之国的女王殿下

这篇和以前的大魔王应该能放到同一本傻屌童话书里,下次与大家见面的又是怎样的神经病故事呢(?)

欢迎捉虫鞭打和讨论傻屌剧情,我先溜了

(希望点人鱼梗的妹子看完不要砍死我,拜托了)

评论(23)
热度(57)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