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Accio Love(一)

·HP paro

·OOC,全是BUG

 

1

松岛捧着一打新鲜出炉的小报和マリウス叶一起钻进了格兰芬多的休息室,没走两步就看到正窝在壁炉旁看书的菊池,他连忙把那一沓纸藏在自己和マリウス中间,两人蹑手蹑脚地往男生宿舍的楼梯走去。

 

两人对视一眼,都有点后悔没有在外面把小报先变形成什么别的东西再带进来,情报有误,菊池风磨竟然在休息室里。

 

菊池翻过一页书,轻飘飘地开口:“你们俩藏什么呢?”

 

他声音不大,对做贼心虚的人来说却仿若曼德拉草的叫声般令人头大,松岛和マリウス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僵在原地。休息室里的喧哗声也低了下来,原本在低声交谈的人都停下了说话观望这边的动向,一时间静得只有木炭燃烧的噼啪声。

 

格兰芬多近两年新添的娱乐项目,大魔王对勇士的鞭挞。

 

“不明纸张飞来,”菊池举起他那根白蜡木的魔杖冲着两人的方向一点,小报不受松岛手指禁锢地笔直飞了出去。“下次想偷偷经过就控制一下自己巨怪一样的脚步声。”

 

他低头翻看那一沓纸,觉得有点头大。装订整齐的订阅制刊物,封面是他和中岛凑在一起说话的魔法照片,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人偷拍的,照片上的两个人发现菊池正盯着他们,还欲盖弥彰地停下了交谈各自看向远方。

 

真实度令人恼火的高。

 

菊池冷笑着抬头想要教育一下最近又开始不安分的两个人,发现对方早已趁他低头翻阅的时候飞快地跑了,只剩下休息室里的其他人眼巴巴地看着他手上的纸,看到他把纸张直接丢进壁炉烧掉后齐刷刷地哀叹出声。

 

菊池拿起书本往外走,决定去图书馆讨份清净,远离这片是非之地。

 

2

 

事情变成这样,还要从松岛和マリウス入校的时候说起。

 

霍格沃茨在校的亚裔,全都是美人,这话不假。

 

松岛聪被分入格兰芬多为止,新生里的亚裔全部分配完毕,他走到格兰芬多长桌的末尾坐下,和在火车上认识的有中国和日本血统的マリウス叶击掌以示庆祝。

 

刚才路过赫奇帕奇长桌的时候他隐约听到有人在说“今年格兰芬多从数量上获得了绝对胜利。”

 

一周后和同级混熟后他们才得知其实有人一直在偷偷统计学校里亚裔的数量。

 

“要知道,东方人大多在自己的魔法学校里上课,这里的亚裔就像凤凰一样稀少——”和他们同寝的亚伯坐在自己的床上用看神奇生物的眼神紧紧盯着他们,“而听我哥哥说他们大都不太好惹,相信你们也看到了,拉文克劳的中岛,神秘的东方玫瑰,还有斯莱特林的佐藤,他长得可真好看,但是我建议你们不要惹斯莱特林,我们学院的菊池听说是个好人,不过我也没有接触过。”

 

说到这里他的语气带着羡慕:“你们肯定很快就要被邀请去集会了,真好啊,神秘的东方团体。”

 

“我看到菊池了,简直就是王啊。”マリウス趴在桌边一边给父母写信一边说“拉文克劳的中岛是女王。”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正在说什么不得了的话,语气轻快而活泼,“佐藤的话,是小王子哦。”

 

这几句评价后来被广为流传,直接促成了众多八卦和一对cp.

 

以至于一个月后的“神秘东方集会”上两只小狮子一进门就收到了佐藤的神秘微笑。在异国他乡同一种族抱团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以为佐藤是在对新生表示友好的松岛和マリウス毫不怕生地将他团团围住。

 

他们在过去一个月已经听了太多的八卦了,西方人似乎对‘神秘的东方人’之间的关系特别有兴趣。

 

学长奥斯丁曾经趁着休息室里没几个人偷偷告诉他们,虽然这几个人平时走的很近,但是因为学院的原因格兰芬多的菊池和斯莱特林的佐藤关系不太好,可中岛是站在菊池这边的,所以即使佐藤有能力收拾菊池也看在中岛的面子上没能动手。

 

布兰登在一旁瞪着眼睛反驳到:“明明是菊池给中岛下了迷情剂!就在去年圣诞节之后!圣诞节舞会你们没看到吗,中岛喝醉了一直拉着佐藤说话呢!”

 

“这么说中岛喜欢的是佐藤,菊池横刀夺爱了?”奥斯丁一愣。

 

伊迪丝听着气得要跳脚,脾气火爆的格兰芬多母狮掏出魔杖在桌上敲了几下杖尖:“梅林的胡子,你们都是傻的吗,中岛看菊池的眼神像是喝了迷情剂的样子吗?他清醒的很!”

 

マリウス看他们要打起来的样子,连忙试图岔开话题“所以菊池去哪儿了?”

 

“他好像去拉文克劳的休息室了,说要还书。”伊迪丝脸上绽出微笑,不忘用眼神向另外几人示意事实胜于雄辩。

 

此时坐在两人眼前的佐藤看起来温柔又阳光,完全不像传统意义上的斯莱特林。

 

向本人直接询问八卦的真相,遏制错误流言的传播,似乎也不是那么失礼?

 

听明来意后佐藤的双眼闪闪发亮,他在空中一挥魔杖看了看时间,有点惋惜地说“他们就快到了,我不太方便在这里说”,但很快他又笑得双眼眯起,像一只猫狸子“如果你们愿意的话,周六晚上七点,八楼的巨怪棒打傻巴拿巴的挂毯对面,来回走三次,想着‘我想参加俱乐部’,秘密组织将呈现在你们面前。”

 

佐藤向一同进来的中岛和菊池挥挥手,嘴上还不忘说着“那里有一手内部消息哦。”

 

3

说是俱乐部,其实就是八卦结社。

 

佐藤作为情报来源的中流砥柱,提供了不少真实情况混在假消息里,而且完全不在意自己也被当成八卦的主人公。

 

松岛看着他审阅刚出炉的八卦稿时,捅了捅一旁的マリウス低声道:“我现在相信他是斯莱特林了。”

 

4

同是亚裔又在一个学院,菊池和松岛与マリウス熟悉的速度快得惊人。

 

他在家中是长男,照顾年下本就很有一套,加上待人真诚,外貌出色、成绩优异,魁地奇更是一把好手,人气始终居高不下。

 

只是熟起来之后他们在菊池面前行动的时候难免受到关注,这就使他们代表八卦社传播小报的时候非常不便利,低年级不像高年级那样能够熟练地使用变形咒,更别说空间扩展术了。

 

菊池第一次发现他们在散发的东西时沉默地翻阅了整期小报,在看到“拉文克劳一枝花深夜独饮为哪般,神秘男子究竟是蛇还是狮”时脸色像是吃了蒲绒绒的粪便,纸张在他阅读完后毫无征兆地在空气中燃烧起来。

 

松岛和マリウス吓得脸都白了,觉得很快菊池的杖尖会发射出两道绿光,他们会变成两只幽灵像哭泣的桃金娘一样永远地留在霍格沃茨……

 

两杯茶从桌上漂浮到他们面前,“喝吧,润润嗓子。”菊池的表情又恢复成看不出喜怒的状态。

 

两人接过茶杯顾不得水还很烫,一饮而尽。

 

菊池站起来用魔杖点了点那两只杯子,将它们变成了两个铁桶,然后转身走了。下一秒两人抱着桶毫无征兆地吐出了一大口鼻涕虫。

 

围观群众齐齐发出哀鸣。

 

伊迪丝皱着眉安慰道:“吐吧,吐完了就好了。”

 

“梅林的袜子,这咒语真恶心……”奥斯丁皱起眉头“我想到了那两个在比赛中打伤中岛的斯莱特林击球手,听说他们吐了一个晚上。”

 

“菊池去年的魔咒课和变形课是不是拿了O?他刚才用的可是无声魔法。”伊迪丝看着那两个铁桶,敬佩和恶心两种神态糅杂在她脸上。

 

何止啊。マリウス看着铁桶内壁上和茶杯花纹如出一辙的雕花,一边吐出鼻涕虫一边拼命抑制自己想哭的心情。

 

他还刻了花在上面呢。

 

5

这周的黑魔法防御术课上,从衣柜里钻出的博格特在松岛面前变成了一个拿着印花铁桶,冲着他微笑的菊池风磨。

 

6

菊池爬上拉文克劳塔的时候,中岛正呆站在休息室的门外。

 

拉文克劳的休息室没有口令,鹰状门环向来者提出问题,只要回答正确的人都能进入,这里永远欢迎头脑聪明的人。中岛虽然聪明,面对谜语时却总显得有些笨拙,被关在门口进不去几乎成了常事。

 

“又问你什么了?”菊池凑上前去,门环见他来了开口道:“来得好,我是黑色父亲的白色儿子,我是无翼之鸟,直上云霄,我一旦出生很快消失,亲眼见证我一生的人都流下泪来,我是谁?”

 

菊池一时间也被问住,他转头询问中岛的意见:“你觉得是什么?”

 

中岛已经站了有一阵了,精神难免有些萎靡,皱着一张脸答道:“洋葱?”

 

“洋葱又不会飞,怎么直上云霄。”菊池被他的答案和表情逗乐了。中岛抱着书在一旁的窗台上坐下,“交给你了。”

 

菊池看着他身后的那扇看起来不怎么结实的雕花窗户想提醒他小心点别掉下去,又觉得这话出口难免显得自己像只护着蛋的龙,只好借着袍子的掩护丢过去一个加固咒,这才转过身面对门环。

 

“我想想……强光?不对,强光的话就和‘黑色父亲的白色儿子’对不上。”

 

菊池说着忍不住转身去确认中岛的情况,正巧透过窗户看到禁林旁小屋的烟囱里升起浓浓的黑烟,“我知道了,是烟。”

 

“好答案,聪明的学者,欢迎你。”

 

菊池见门开了,转身冲中岛挑了挑眉。

 

“怪人,千年来没几个其他学院的人能打开这扇门,你倒是经常来,有时候真怀疑你是不是被分错了院……”中岛嘟囔着跟着他进了温暖的休息室,他挑了一把离壁炉很近的椅子坐下,试图迅速烤去自己的一身寒气。

 

菊池把上次借来的书放回它原本的位置,还不忘回嘴:“拉文克劳一枝花经常进不了休息室,也是一件奇事,”他又抽下几本名字看起来很有趣的书,坐到了中岛对面“你是不是被分错了院?”

 

“不许叫这种奇怪的绰号!真搞不懂是从哪里传出来的。”中岛从包里掏出羊皮纸“弗利维教授布置了超长的作业,我已经在外面被困了有一阵了,再不开始今天晚上不用想睡觉了。”他握紧羽毛笔,盯着菊池语气颇带威胁“现在开始,不许打扰我,不然我就给你来个无声无息。”

 

菊池在自己嘴上比了个叉,表示自己会安静。

 

好几个小时后,中岛卷好最后一张作业,抬头发现似乎只有自己这张桌子上的灯还亮着,连忙去拍坐在对面的菊池,“好像很晚了,你该回去了。”

 

菊池打了个哈欠,挥挥魔杖看了眼时间,“已经宵禁了,回不去了。”

 

“你刚才怎么不走!”中岛睁大眼睛瞪他,“现在怎么办。”

 

“我不是怕站起来影响你写作业。”菊池表情纹丝不动地扯谎,“又不是第一次了,请拉文克劳的一……中岛先生收留我一晚。”

 

最后当然是两个人蹑手蹑脚地进了寝室挤在中岛的床上。

 

中岛放下帐幔施了静音咒,警告他道:“老规矩,天一亮所有人还没醒你就得走。”

 

“知道了,善良的拉文克劳加十分。”菊池占据了一半的床铺“晚安。”

 

 

=========================================================

想写很久的一个设定,突发脑洞,就,趁热打铁地写了。

激情产出,当个段子看呗(。)

名字是用飞来咒召唤爱情,起名废的最后一点俗气挣扎

东方人物套西方设定难免BUG多多,请选择性地忽视一下,比心。

下次争取让翔哥出来打个酱油(为魔药课飞行课均不及格却毕业了的魔法部高官鼓掌)

感谢八卦的提供者川老师和错误答案的提供者鬼鸡
关于磨的魔杖,白蜡木的官方设定里说这种魔杖真正理想的主人应该是那些或许固执、必定勇敢,却不从不粗鲁傲慢的人(顺带一提杖芯是龙的神经)。这篇是先有设定才有剧情,其他人的魔杖之类的会在后面慢慢揭晓,欢迎竞猜,没奖就是了。

我永远喜欢霍格沃茨,溜了溜了。

飞天旋转土下座求评论(〃ω〃)

评论(16)
热度(76)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