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趁豹之危

·姑且算是吃兔兔的番外

·情人节的巧克力

·应群众要求(并没有这种要求)写了一个可爱的磨

 

1

中岛健人做梦了。

 

梦中他和菊池风磨不知怎么的都变回了原型,大型猫科动物用爪子把他一小只兔按着搓来揉去,又用带着倒刺的舌头给他顺毛,从头顶一路呼噜到背,再舔舔耳朵……

 

……谁在舔我耳朵!

 

敏感的耳朵被舔舐的感觉使中岛从梦中惊醒,他下意识地伸手一推,手心触碰到一个柔软的毛团,毛团明显不大,他轻轻一推就推出一段距离。

 

抬头一看,一只幼猫大小的花豹正用爪子抱着他的手指看过来,浅棕色的眼睛显出慌乱和无助,见他终于醒了径直跳到他脸前,用柔软的肉垫不停推他的脸催他起床。

 

虽然是食肉动物,但是这么小是在没什么威慑力。中岛有点懵地坐起来,抱着小豹子的腋下将它整个提起,从头顶不安分翘起的一小撮毛一直看到垂在半空中的尾巴,才开口问道:“你是谁啊……菊池风磨什么时候背着我生了个崽?”

 

可能是错觉,他看到小豹子翻了个白眼。

 

小豹子在空中乱蹬了几下后爪示意他放它下来,被放下后敏捷地蹿下床,轻巧地跳上书桌,又跃到书柜上,用爪子拍了拍两人合照中的菊池的头,见中岛还是迷茫地看着它,焦急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动作。

 

“不会吧……”中岛终于反应过来,一时间目瞪口呆,“是风磨吗?”

 

小豹子——菊池点了点头,纵身跃到被面上,抬头看着中岛。

 

中岛第一次见他幼年的样子,一身漂亮的豹纹颜色比成年花豹的要深一些,平日里气场强大的恋人此时仰着头,打哈欠时露出粉嫩的舌头和几颗白色的乳牙,毫无捕食者的震慑力,像只骨架稍大的奶猫。

 

被萌的七荤八素的中岛第一反应是伸手把菊池翻了个身,趴下去把脸埋进他背上的皮毛里蹭了两下。

 

菊池被他的动作吓得险些跳起来,奈何体型太小实在做不出什么实质性的反抗,伸了几下爪子又怕挠伤了他,只能用肉垫去拍他撑在一旁的手臂。中岛直起身盘腿坐在床上,把菊池放在腿上两只手分别抓住他的两只前爪,一边摩挲着柔软的肉垫一边傻笑:“这样好可爱啊。”

 

豹生颜面尽失!

 

菊池风磨选手最终放弃了反抗。

 

中岛揉搓了一会儿颇有点意犹未尽地放开他,才问道:“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早上起来就成这样了?”

 

小豹子摇摇晃晃地爬起来,抖了抖被揉乱的一身毛,冲他点头以示肯定。

 

“那怎么办,你现在这样上课和打工都没办法吧。”中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眉头微微皱起,“你是第一次这样吗?要不要打电话问一下你父母?”

 

见菊池点了点头,中岛拿过手机拨通了他母亲的电话,待他说明来意后令他意外的是菊池妈妈对此毫不惊讶,笑着解释道:“刚成年的这两年确实会有不稳定的反形现象,明天就会变回来了,还好今天是周末。今天可以拜托你照顾他吗?”

 

“啊,好的……”中岛低头看了看正在床上无聊地挠自己尾巴的菊池,“有什么注意事项吗?”

 

“他自己会注意的,饮食方面不忌口,啊对了,”菊池妈妈说到这里放低声音“如果他不听话,你就揪他后颈处的皮,捏住提起来就乖了。”

 

中岛不解其意,干脆伸手捏住菊池后颈的皮毛轻轻提起,菊池瞬间像是被定了身一样爪子抱着尾巴蜷起身子一动不动,两只圆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中岛,逗得他扑哧一笑,连声答应道“好的,我知道了。”

 

中岛挂掉电话,菊池还保持着僵硬的姿势看着他,中岛放手松开他颈部的皮毛,他立刻瘫软在床上,威胁地咕噜了几下喉咙,然后发出了一声——

 

“叽——”

 

尖利的鸡叫。

 

一兔一豹同时愣了一下,中岛试探性地问道:“你再叫一声?”

 

“叽——”

 

“哈哈哈哈哈你的叫声怎么回事哈哈哈哈哈!”中岛爆笑出声,过了一会倒在床上脸朝下无声地颤抖起来。

 

菊池风磨觉得短短的十几分钟他已经在恋人面前丢光了这辈子能丢的脸,一时间悲从中来却又不知道能做什么,用爪子愤怒的拍了拍中岛的毛绒耳朵未果,只好忧郁地低头顺起自己胸前的毛。

 

中岛笑够了再抬起脸的时候眼角都是亮晶晶的泪水,他伸出手使劲揉了揉自己已经笑到僵硬的脸部肌肉,从床上抱起菊池,“好了,先去洗漱,说起来是不是该给你买个猫砂盆?”

 

猫砂盆!这真是莫大的侮辱!

 

愤怒的花豹先生(幼年)抱住爱人的手指愤恨地磨起了牙。

 

“啊,对了。”中岛停下脚步,一手抱着他一手撑开他的嘴“我看看你的牙,还是乳牙吧,现在能不能咬得动肉啊?”

 

菊池想嚎叫一声以示威严,就想起刚才让中岛笑到行动不能的叫声,只好保持着嘴被扒开的姿态点了点头。

 

他长着一张嘴,眼睛圆瞪的样子可怜又可爱,中岛忍不住低头去亲亲他的毛脑袋,被亲了的菊池安分下来,乖乖窝在他怀里任他摆布。

 

临出门前中岛看见菊池窜进卫生间,然后用尽全身力气推上了门,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菊池此时体型太小,根本没法锁门,中岛推门进去发现他正站在马桶前,犹豫地看着这个庞然大物。

 

“……要不要我抱着你?”中岛强忍笑意,半晌才从嘴里嗑出来这么一句,眼看着小豹子又要炸毛,他急忙后退一步关上了门。“我不打扰你了,你加油。”

 

菊池跳上水箱,好不容易把坐垫推了下去,就听到中岛带着笑意的声音隔门响起,“你小心一点,不要掉进去了啊。”

 

清晨,小小的卫生间里,回荡着恼怒的鸡叫。

 

2

中岛推开咖啡厅的门,冲着正站在吧台后擦干马克杯的松岛点点头道:“早上好。”

 

松岛眼睛笑得微微弯起,“Kenty早上好!”他往中岛身后望了望没有看到另一个熟悉的身影,疑惑地问他:“咦,风磨君今天不来吗?”

 

中岛神秘一笑,走到吧台边,从自己一直小心托着的包里抱出因为路上摇摇晃晃已经缩成一团快要睡着的菊池,隔着柜台递给松岛“聪酱帮我抱一下可以吗。”

 

“唉?唉?唉?!”松岛手忙脚乱地放下杯子,在围裙上胡乱蹭了几下擦去水分,小心地接过这个看起来小而柔软的生物,看着头也不回、大步流星地走向休息室的中岛“等、等一下啊Kenty!”

 

正巧从后厨出来的佐藤和记下点单后回到吧台的マリウス几乎同时回到了吧台,两人见松岛抱着一只不明生物呆站着,团团围了上来。

 

“这是什么,小豹子吗?”佐藤两眼发亮,微微弯下腰盯着菊池看,兴奋得身后的尾巴在无意识间摇晃起来。

 

“是豹子吗?”マリウス凑近了些,想摸摸耳朵和肉垫又担心被挠,“远看我还以为是猫,感觉和我小时候好像啊。”

 

“是Kenty带来的,我觉得,”松岛咽了下口水,低头盯着那个毛茸茸的小后脑勺,声线有些颤抖,“风磨君说不定真的做了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让Kenty怀上了…… ”

 

所以我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啊?!

菊池把尖爪已经伸出肉垫的爪子轻轻地搭在了松岛的胳膊上,决定这小子再瞎说一句他就挠花他的手。

 

所幸中岛回来的还算迅速,他把小豹子抱回自己怀里,在三人“风磨君今天怎么没来?”“这是小花豹吗?”“是哪里来的?” 的疑问风暴下露齿一笑,抬抬胳膊道:“这就是风磨呀,明天就会变回来了,不要担心。”

 

菊池和盯着他的三双眼睛轮流对视,然后打了个哈欠,在中岛怀里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趴好。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不远处的桌旁一个女生举起手打破了沉寂“你好,这里点单!”

 

“我去点单!”松岛浑身一抖,抓起夹板就冲了过去。

 

3

中岛找来一个靠垫放在吧台上,被安置在垫子上的菊池成了咖啡厅的吉祥物,进出的客人都发现了今天有位与众不同的店员,不少人围上来拍照或试图抚摸,吧台也不是总有人在能帮忙制止,被高频率尖叫声弄得耳朵发痒的菊池先生决定换个地方。

 

他四处观察了一下,决定跳到墙上装饰用的书架上待一会。

 

菊池伸出爪子在台面小心地按了一下,发现好在经常清扫,即使是高处的架子也并不怎么脏。他团在那里,居高临下地打量平时无法从这个角度看到的咖啡厅。

 

中岛真的很受欢迎啊……

 

他眯着眼向下打量,看到随着中岛移动的一众女性的目光,爪子无意识间在木板上刻下几道划痕。

 

自家兔子吸引别人目光的能力很强,他倒是早就意识到了,只是在他不能作出什么有效行动的情况下看着意外的很火大。

 

中岛和吉川百子笑着打招呼“好久不见,今天要喝点什么?”

 

“啊,中岛君!”吉川绽出一个笑脸,“我要一杯玛奇朵,等下会有朋友来,还有一杯冰摩卡等她来了再上,谢谢。”

 

“好的,我知道了。”中岛抱着夹板,犹豫地咬了咬下唇,“我有个可能有些冒犯的问题…”

 

吉川晃着尾巴,直勾勾地盯着他“什么问题?你问吧,我不会生气的。”

 

“怎么逗还没长到能化形程度的小猫呢?最近家里有位小客人,是猫科动物,”中岛直视着她,开始一本正经地跑火车“我在想怎么才能逗他开心,因为吉川同学是猫族,我觉得直接请教你会比较快。”

 

吉川闻言转身在随身的包里翻找起来,“正好,这个送给你吧。”她从包里掏出一个长条状的包装“是我买给侄子的逗猫棒,结果去他家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有好多啦,就没有送出去。”

 

中岛听她这么说,便没有推辞,“那今天你和你朋友的账单就由我来付吧,当做是报酬了。”

 

中岛离开后吉川打开手机,在LINE群里汇报今天的‘战况’,她打下‘今天菊池君不在,没有瞪视威胁。’这几个字后感到脊背上泛起一阵熟悉的冰凉感,左右环顾却没有看到菊池的身影。

 

正当她疑惑地收回视线时,对上了装饰架上的一双浅色瞳孔。吉川眨了眨眼睛,瞬间懂了什么,她低头加了一句“但是有同样效力的小监工在。”

 

菊池看两人结束了交谈,终于放过了自己爪下这块已经被划得木屑翻飞的木板。

 

这个女生好像给了中岛什么东西,刚才被身体挡住什么也没看见。他看着中岛进了一趟休息室,再出来的时候手上什么都没拿,决定趁着体型便利偷偷去休息室一探究竟。

 

菊池跳下阶梯状的书架,确定没有人看到他的动作,借着吧台的掩护一路窜进休息室。还好门没有上锁,不然以他现在的体型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他找到中岛的柜子,借助桌椅跃至柜顶,趴在边缘用尾巴去勾柜门的把手,奈何整只豹太小,尾巴也没什么力气,根本拉不开柜门。

 

菊池跳回地面,试着跳起用爪子拍开把手。

 

这个方法可行!

 

看到柜门颤动了一下,他又奋力跃起,一爪拍上中岛的柜门,柜门如他所愿弹开了,却因为太大力弹到了旁边的柜子上,发出巨大的碰撞声。

 

菊池被这巨大的响声吓得瞬间窜到桌子下面,等铁制品的嗡嗡声消失才探出脑袋观察情况。所幸房间隔音效果好像还不错,没有引来其他人。

 

他直接跳到柜子里,找到早上作为自己的‘座驾’的黑色大包,伸出爪子勾住拉链拉开,直接跳进去翻找那个带着女性香水气味的物品。

 

菊池兴致勃勃地‘探险’中,全然没发现有个黑色的影子已经笼罩了自己。

 

他叼住这个粉色的长条包装打算回到地面进行拆解,刚从包里探出头就和弯着腰观察状况的中岛对上了眼。

 

中岛伸手挠了挠他的下巴“闹这么大动静,你在干嘛?”

 

菊池努力忽略被挠得舒服到想撒娇的生理反射感,和心底那一点点、像是小时候偷吃零食被母亲发现的羞耻感,扭头避开中岛的手,径自跳下地面,开始嘴爪并用地撕扯包装。

 

中岛蹲下来从他嘴里抽出已经被划得破破烂烂的袋子,一边拆开束带一边和菊池说,“你找这个呀,这是我问吉川同学要来的……”他抽出里面顶端吊着几根羽毛和小铃铛的逗猫棒“给你的玩具。”

 

继猫砂盆之后竟然是逗猫棒!

菊池风磨转过身去坐下,不想理会中岛的恶趣味。

 

他盯着地板开始思考自己怎么才能挽回自己(所剩不多)的尊严,中岛一言不发地拿起逗猫棒在他面前晃了晃,就看那个小脑袋跟着转了两下。

 

中岛抖了抖手腕,菊池的头也跟着上下活动。跟着羽毛在空中划过的轨迹一连转了好几个圈的菊池忍不住跳起去扑,结果险些撞到中岛的腿上。

 

我到底在干嘛!!!

 

菊池一边这样想,一边克制不住自己本能地去够那根翻飞的羽毛。玩了一会实在没力气了,往蹲在地上逗他的中岛怀里一窝选择物理致盲,中岛放下逗猫棒,摸摸这个正在模仿鸵鸟的小豹子的头,“很有用嘛,看你玩的挺高兴的。”

 

菊池用尾巴看似愤恨地打了两下中岛的手。

 

“啊,这么说起来,”中岛双手抱起他调了个个,用手指轻轻拨开菊池的尾巴,菊池心里刚翻涌起不好的预感想要挣扎跑开,就感到一只温度稍低的手轻轻托住自己最脆弱的地方拨弄起来,“真的像猫一样是两个毛团团啊,好可爱。”

 

菊池蹬着腿想跑,却被中岛另一只手箍住了身体,紧接着他就感到那只恶魔之手又捏了两下,中岛轻轻捏着豹蛋蛋的同时还不忘作出评论:“捏起来绒绒的,有点硬。”

 

菊池风磨扭来扭去也躲不开那只手,最终决定放弃挣扎,趴在中岛怀里不再乱动。

 

凑合着过呗,还能离咋的。

 

4

中岛回到家把包放在地上,脱了鞋还不见菊池跳出来,凑近一看发现他已经窝在自己垫在里面的针织外套上睡着了。

 

中岛小心地把他转移到床上,坐在床边看着这个此时柔软而安静的生命体,觉得偶尔和这样甜软可欺的菊池风磨相处一天也不错,毕竟难得有能对他上下其手的状况。

 

只是总觉得自己忘了点什么重要的事情……

 

他站起来一边往厨房走一边挠了挠头,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事。

 

这件事直到他晚上洗完澡裹着浴袍走出浴室,想着再用逗猫棒和小豹子玩一会再睡,却看到坐在床边悠哉悠哉晃着尾巴的人形菊池风磨时才想起来。

 

再好欺负的小豹子,也是会变回来的。

 

回想起自己一天之内的各种‘残忍行径’,中岛健人觉得自己应该祈祷时间能立刻倒回今天早上。

 

菊池假装不知道他正在胡思乱想,像往常一样慢条斯理地帮他吹起了头发,手指不知有意无意地一次又一次擦过兔耳内侧敏感的皮肤。

 

半晌他收好吹风机,回身把中岛压在床上,捏了捏他不知是因为热还是因为耳朵被骚扰已经泛上潮红的脸“何必去问别人要逗猫棒呢?”说着把另一只手伸进中岛浴袍的下摆,“我觉得你的就很好玩了。”

 

 

 

====================================================================

 

大嘎情人节快乐!!!

顺便拜个早年!

没有肉的原因是我们Sexy Zone的Sexy Zone今天被冻住了(呸

新专大家买了吗!质量上佳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买专送团综啊!

放假了日益咸鱼,不想码字只想看番看剧聊天打屁

过年期间大概会勤劳一点,再不写就要写不出来了(。)

我没有摸过猫蛋蛋,猫蛋蛋触后感来自 @川 老师

起名废的御用起名师(另一个起名废) @鬼贼_海尔森综合征晚期患者 

欢迎捉虫或者在评论里和我唠嗑!比心!

关于怎么玩中岛老师的逗猫棒请自己脑补/顶着锅盖溜了


评论(31)
热度(88)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