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翔润】僕らの手には何もないけど、

没头没尾的十六岁zqsg小作文

突然短打

请配合正主脑补食用

 

 

 

樱井翔听到占卜师说“他的心停在十六岁了。”时,有一瞬间的恍神。

 

松本润十六岁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他还没有去整齐长的歪歪扭扭的牙齿,头发比现在短一些,总是有点凌乱地顶在头上,五官仍未长开,两颊是不用刻意鼓起也圆润的弧度,身体却薄得像支细树枝,松本那时刚刚进入变声期,还时常用那副有点沙哑的嗓子叫他“翔君!翔君!”

 

眼睛呢——眼睛倒是和现在一样明亮。

 

但是十六岁的松本润没在他脑海里停留太久,节目的录制拉回了他的神思。

 

结束一天工作回到家时已是深夜,樱井翻了翻手账本,看到第二天早上比往常稍晚些的日程,决定泡个澡再睡。

 

他扭开浴缸的水龙头放水时,鬼使神差的又想到了十六岁的松本润。

 

占卜师的话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他强行忽视了开关开启对他的影响,此时才发现自己没法关掉它。他的大脑空白一片,却又被奇怪的情绪塞得满满当当。这种情绪说不上是好是坏,温暖和不适同时烘烤着他,樱井看着浴缸里水面里荡起的波纹感到喉咙发酸,皮肤发痒。他用手掌掐住后颈的皮肤想要克制这种不痛快的生理感受,却只得到了一片被捏的发红的皮肤。

 

为什么是十六岁?他泡在热水中有些飘飘着想到,十六岁的松本润怎么了呢。

 

十六岁的松本润还习惯性地依靠他,他看着松本的眼睛就能感受到对方对自己全身心的崇拜,出道也没有改变这种依赖,甚至加重了它的分量,现在想想那是他少年时代最为之得意的事情之一。樱井当时表达温柔的方式比现在还要笨拙的多,他太要强,对人对事都极少退让,对松本的那一点点独特而别扭的温柔全部塞在日常生活的细节里,幸好对方身上蕴着一腔天生的少年热意,不惧他其实是用巧克力做成的盔甲和尖刺。

 

他对十六岁的松本润心情不是单纯的喜爱,但也远没有现在的复杂。他当时的温柔里怀着年长者的责任感,被崇拜者的骄傲,融进一点不清不明的爱意,满足于偶尔十指相扣时掌心里和上的一道掌纹,还没来的及对人生作出肯定而明确的规划,只是抱着对未来的不安与期待刚刚踏上这段远比他想象的要长的多的路。

 

他还没有开始给十六岁的松本润以外的千千万万人带来梦想。

 

那之后过去很久他和松本因为叛逆期,观念不和,生活习惯等种种硌得人生疼的砂砾开始冷战时他生了病,在不知道是不愿与松本润对视和身体接触的第几天时倒在了家里。那时的樱井翔一个人迷糊地晃回家,吞下经纪人买来的药片窝进被褥里。重感冒让他浑身疲软,鼻不通气,他只好张开嘴呼吸,没一会就感觉口腔和喉咙都干得发疼,却没力气翻身起来去接一杯水,觉得自己像是河湖干涸后只能躺在龟裂的土地上等死的鱼。

 

他用尽全身的力气侧了侧身,把头埋在被单里,试图把因为生理难受而溢出的泪与软弱一并藏进棉布中,大床随着他大脑的罢工似乎是飘飘地荡了起来,晃出几分不知是疲惫还是药物带来的困意。

 

那时也是像现在这样,会无端地想到松本年少时看着他的眼睛,或者说想到里面看向他时藏不住的清澈透明、闪闪发光的明亮爱意。

 

他有时觉得已经和十六岁的松本润永远道别了,有时又觉得没有。那时的松本润是松本自己又或是时光留下的宝贵礼物,他在地面上行走千万里也找不到他,便以为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弄丢了,只好带着懊悔和一点点说不清道不明的解脱接着往前走,不再刻意地寻找。直到他的世界陷入让人难以忍受的漫漫长夜时他才发现与松本润相关的青春和情感全被藏在天空上,化作星河,坚定又温柔地守护着他,倔强地从百亿光年外带来光和热。

 

三十代后他们成熟不少,掌控情感的能力自然也娴熟多,二宫曾对松本说“樱花会等着你的。”他赞同这句话大抵也是潜意识里常凝望那片星空的原因,他坚信过去或未来的时光夹缝里总有一个像当初在大学等他放学一样的松本润在。这份等待,实在值得一个温柔的回报。

 

太阳的升起时,他的手中空无一物。

 

但繁星是不会离开他的。

 

 

==================================================================

打的飞快,很短,观看感谢,欢迎一起zqsg

评论(6)
热度(69)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