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Black Bones(三)

·强强,私设成山

·大家长Kenty×全能保镖(姆)Fuma

·又名忠犬的养成

-----------------------------------------------------------------------------

这伙绑匪藏身的房子在一座山中,两人不敢走小路,只好沿着山间比较陡峭、树木较茂盛的地方下山,好在都没受伤,一路上互相扶持着也还算顺利。他们靠着山脚的公路确定方向,因为怕被发现在行踪便只在公路旁的树林里穿行,从黄昏走到黑夜,终于走到了一个城镇。

 

中岛家派了车到警察局接他们,路上中岛拉起了和驾驶室之间的隔板,沉默地看向窗外。东京的深夜灯火依旧璀璨,他眼睛盯着黑夜中从窗外闪过的灯火,压抑了一天的泪水最终还是涌了出来。即使再怎么成熟他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孩子,面对枪口时也会感到无助和害怕。

 

这时一只手把他的手从被冷气吹的冰凉的皮革椅面上拉起握到手心里,他有些吃惊地转过去发现菊池虽然握着他的手,却顶着恍然无知的神色看向窗外,便什么也没说,轻轻回握接受了这份无声的温柔。

 

这么多年过去中岛早就忘了一度被绳子磨得红肿的手腕和逃亡时鞋子灌进沙土带来的痛感,却仍记得被菊池开枪的一瞬间弹壳弹出在空中划过的轨迹和被抓住手时得到的温度。

中岛醒来时没再听到萦绕在梦里的雨声,他闭着眼往旁边一摸发现菊池已经起了,虽然知道自己等下也要被叫起来,熬夜的疲倦感还是促使他往被窝深处团了团。果然还没等他再次沉入梦乡菊池就推开门大步流星地走进来拉开了窗帘,中岛皱了皱眉头翻了个身试图逃避起床,菊池见他这样又无奈又心疼,坐上床去把中岛的头搬到自己腿上给他按摩眼阔,还不忘开口教育:“我不是和你说了不能熬夜吗,你最近忙的根本没时间锻炼身体,还熬夜,进医院了我可懒得照顾你。”

 

中岛没戳穿他明显带着傲娇性质的话,只含糊不清地应了几声,又开口道:“可是你不回来我根本睡不着啊。”

 

其语气理直气壮到噎得菊池一时间反驳的话都说不出来,沉默了半晌只好服软转移了话题:“你今天会很忙,策划部又交了几个方案,今天必须选一个出来。中午小田切家有个剪彩仪式,本来要给你推掉的,但是听说佐藤议员也会去,我觉得你还是去接触一下比较好。”

 

“佐藤议员?胜利的爸爸吗?”中岛听到这话大脑清醒不少,打着哈欠坐了起来“那是去看看比较好,儿子聪明成那样,父亲估计不怎么好对付。”

 

“嗯,我今天把你送过去顺便去一趟附近的酒店,有个逃跑的证人躲到里面去好几天了,今天去顺便把他抓回来。聚会期间我不在厅里,你自己要小心,要不要松岛跟着你?”

 

中岛摆摆手道:“不用了,有议员去的话安保不会差到哪儿去,你那边争取在结束之前完事就行。再说了聪不跟着你的话,你自己想要进房间很困难吧。”

 

是了,菊池风磨受训多年,体术堪称登峰造极,设备方面却意外的很苦手。

 

青山当年看着他测试的时候第无数次对接系统失败后面无表情地低头玩手指的样子,无奈给他找了个同期技术方面测试拿了第一的人做副手,而那个打开门探头进来顶着一脸笑容问好的人,就是松岛聪。

 

虽说被菊池吐槽他“认为30%加60%等于100%,日语也不太好,不知道是哪个星球来的奇人。”,但松岛确实能轻松而快速地摸通各种电子器械使用方法,从没在出任务的时候在后勤方面出过问题,再加上他天然的笑容和极具亲和力气质很容易让人放下防备心,经常在质询的时候发挥出超常的水准。

 

松岛曾在菊池向女性公司社员套话失败之后下车去饮品店买了杯饮品,咬着吸管笑嘻嘻地凑了上去,交谈几句后就成功问道了想知道的东西,最后还笑着和对方交换了LINE。他轻快地跑上车,一边删掉LINE上新添加不到一分钟的联系人,一边说:“没办法啊,ふま君看起来就像是个不良,我第一次见到你也很觉得很可怕。”

 

当然被菊池风磨从椅背后面用胳膊勾住脖子差点勒死在驾驶座上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次不成功的“搭讪”案例过了很久之后松岛在主宅等菊池整理东西的时候偷偷告诉了中岛,年轻的家主在沙发上翻滚着笑成了一团,还没等松岛摸清他奇怪的笑点,中岛就擦着眼角溢出的泪水说:“他就是这一点特别可爱啊。”

 

这什么?为什么突然发狗粮?

松岛聪,今天也对世界抱有疑惑。

 

菊池穿了一身休闲装,和剪彩酒会现场的氛围格格不入,却还是坚持把中岛送进了场才离开。他没有回到送中岛来的那辆豪车,司机已经按照吩咐把它开去了别的地方。他压低帽檐又从外套里口袋掏出一副平光眼镜戴上,极自然地混入人潮,向远处的一家酒店走去。

 

 

濑户下楼去便利店买了几个饭团,回房间的路上不忘用余光观察左右,所幸一直到他坐进电梯都没人与他同行。他走出电梯之前摸出一面小镜子伸出梯厢,发现走廊上只有那位与他相熟的负责清扫的服务生。他送出一口气跨了出去,用门卡打开房间时电子锁的铃声惊动了服务生,对方笑着抬起头和他打招呼道:“濑户先生您回来啦,咦,您的朋友什么时候又把卡给您了吗?”

 

什么意思?

 

濑户按压门把手准备开门进去的动作戛然而止,他的手心渗出细密的汗水,心跳速度瞬间攀升。服务生看着他疑惑又紧张的脸:“刚才有两位年轻的先生拿着您的房卡进去了,说是您的朋友,是您把卡给他让他先上来等您的。”末了还疑惑地补充“不是您的房间吗,我询问过对方了,是来找濑户先生的。”

 

恐惧在濑户的大脑里用力敲动他的神经,他盯着眼前的房门,这个昨天还给予他安全感的高级防盗门现在好似地狱的入口,他不知道现在尽量轻地松开门把手能不能在趁里面的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逃跑。

 

就在求生欲推动他身体的前一秒,房门突然被从里面拉开了。身形不高的青年笑意盈盈地对他道:“你可算回来啦,等你好久了。”说着快速地伸手扣住濑户的手腕,把他拉入房间又关门的同时还向服务生道:“谢谢你,他这两天生病了,我们来看看他就回去。”

 

濑户看着坐在自己床上低头翻动自己手账的菊池,手脚都开始发凉,甚至松岛关门后又推了推他让他往里走都没做太大反应。菊池看到他的反应则平淡地多,仿佛他不是一个四处窝藏了快半个月的“逃犯”,只点了点床对面的椅子示意他坐下。

 

濑户没敢违抗命令,中岛从夺权到上任的几年已经充分展现了自己的能力,而一直待在他身边负责另一方面生意的菊池甚至以对敌手段狠辣出名。他虽然不算什么高层,却也参与过几次生意,曾亲眼见过菊池在地下擂台上把比自己高壮不少的拳手打歪了颚骨还能下来和人谈生意,深知在他面前逃跑等同于减寿行为。

 

这次惊动这尊神,看来是自己真干了票大的。

 

菊池还在翻动手账试着找出更多的细节来,他在濑户回来之前已经开始浏览,此时只剩下最后几张。他看完整本后找出被折了角的那几页递给松岛:“帮我算一下收益总和。”

 

濑户见他转过来看着自己,紧张地攒住了上衣口袋里那个还温热的饭团。菊池注意到他的动作,开口道:“拿的什么?放桌子上。”然后看着那个被捏到变形的饭团发出一声意义不明地嗤笑,房间里紧张的气氛缓和了一些。

 

“别太紧张,你也不是必须得死。”

 

松岛听到这句话小声吐槽道:“你这让人家怎么不紧张。”

 

菊池没理他,依旧看着濑户道:“不用说你被钱蒙了眼这种没意义的借口,谁指示你做了这么多奇怪的账我比你还清楚。我们速战速决,那个老畜生是不是拿你女儿威胁你了?”

 

他见面前这个男人呆愣了两秒瞬间萎靡得像个被放了气的篮球,就知道自己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菊池站起身绕到他身后,双手按上濑户的双肩:“我们来做个交易吧,我现在最想做的不是找回那笔钱在哪儿,中岛家还不至于因为没了这么些钱就垮掉,我想先拔掉那个钉在椅背上的钉子,它刺得我坐不舒服。”说着他双手用了些力气,沉重感透过几层布料渗进濑户肩上的皮肉里,说不出是鼓励还是威胁,“我帮你把你女儿救出来,你接着演你的戏,我觉得你演技不错,只是要学会搞清楚自己的立场。这件事完结之后你就带着你女儿走吧,远离日本,到哪个欧洲小国去过些安稳日子。”

 

濑户沉默半晌,再次开口的时候嗓音低哑:“你的话我可以相信吗。”

 

松岛抱着电脑在与他相对的另一把椅子上笑了:“他没要你相信,只是让你在‘现在就死’和‘找条路活下去’之间选一个。”

 

“咦,”菊池表现的有些惊讶“松岛,你最近日语变好了不少哦。”

松岛聪抬手比了个“停止”的手势表示自己并不想接这个槽,低头又一次敲起了键盘。

 

菊池带着笑意低下头问“怎么样?还要继续待在舞台上吗?”

 

 

在和菊池商量了具体细节之后濑户安心不少,他还没来得及道谢就见对方站起来脱下那件休闲外套捞起貌似早就放在一旁的西装外套套上,又对着镜子打好从松岛的大黑包里翻出的领结,整理了一下就雷厉风行地出门了。

 

濑户瞠目看完他一系列动作,没压住好奇心转头问还坐在他对面看电脑的松岛——他们现在已经是合作伙伴了——“菊池先生这么忙是要去干嘛?竟然还穿着西装?”

 

“他去接他的羊,以免羊被别的牧羊犬或者狼什么的叼走了。”松岛头也没抬,说了一个令濑户一头雾水的比喻。

 

 

那头中岛一进门,还没来得及从侍者手上拿一杯酒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他冲着站在人群之后的会场主人绽出一个微笑,正准备上前寒暄就看到不远处有一个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熟悉面孔。

 

穿着暗红色的西装、身形有些单薄的青年副清正俊美到让人不管看几次都忍不住惊叹的好皮相,一双载了星河的眸子却因为无聊而晃来晃去。他瞥到刚进场的中岛,松了口气似的和一旁的年长者低语两句便向中岛的方向走来。

 

“胜利今天跟着来了?挺少见啊。”中岛面不改色,还是一副礼仪端正的模样和他碰了杯,放低声音询问道。

 

佐藤胜利假装没听出调笑的意味,而是看了看中岛身后反问道:“ふま君今天没有跟着你?也很少见啊。”

 

中岛看着他笑得像只狐狸的脸,一时间接不上话,他把杯壁倾向小田切所在的方向示意道:“我去打个招呼再回来聊,今天来主要是想和你父亲认识一下,不知道这位佐藤先生能不能帮我引荐一下?”

 

“我还是说你是‘中岛家年轻有为的中岛先生吧’”佐藤故意皱起脸做了个为难的鬼脸,“我怕我爸知道自己儿子和‘其实是军火头子的中岛先生’做了很多年好朋友,还帮他干了不少坏事儿,怕是气的回去要打我。”

 

 

--------------------------------------------------------------------------

 

终于把利利放(?)出来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码到小玛丽出来

最近比较忙加上各种消息大喜大悲大喜大悲大喜大悲就一直没有更新/土下座

下次更新大概就是一月中旬啦,等我熬完考试地狱再见

这篇真是写的又爽又累,明明本来只想让他们谈恋爱……

大家圣诞节快乐,本单身狗要裹着我的小被子在梦里嗑cp去了!

顺便偷偷问一下:你们想看东方妖怪故事还是西方恶魔打架啊ヾ(◍°∇°◍)ノ゙

评论(38)
热度(55)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