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兔兔这么可爱一定要吃兔兔(七)-END

·兽人PARO,双向暗恋

·完结啦

-------------------------------------------------------------------------------

19

菊池表示自己打扰了很久该回家了时,得到了中岛母亲热情的留宿邀请,如果不是中岛背对着父母用眼神疯狂发射威胁光波他险些就答应了。

 

其实中岛垂着一对毛绒耳朵拼命瞪眼的样子不仅没什么威慑力,反而显得无比可爱。

 

他压下自己现在就想要亲亲中岛的冲动,礼貌地在玄关道别,中岛被毫无悬念地推出来送行。

 

深秋的晚上寒气已经翻腾起来,中岛说到底还是身体弱一些,虽然穿了厚风衣还围了围巾,但还是一出家门就被冻了个哆嗦。菊池见他这样一下没了刚才那点旖旎的小心思,伸出手去把他的围巾又拉高些遮住了小半张脸,又把耳朵的下端也顺着掖进围巾,中岛心知他这是想趁机摸两把耳朵却没拆穿,只站在原地任他摆弄。

 

见菊池终于对他的造型感到满意了,中岛一只手插在风衣的口袋里,一只手横到菊池面前说“好冷。”

 

因为被围巾遮住了嘴,他的声音有点含糊而软绵,刘海下一双黑曜石一般的眸子直勾勾地盯过来,菊池见他这样忍不住露出笑容,抬手去牵他的手。菊池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比同样手很漂亮的中岛的手还要大上一圈,他细致地把中岛的手圈在手里,像是抓着什么珍宝。

 

两个人就这样牵着手往路边走,中岛健人犹豫了一会问他,“我和我爸刚回去的时候你和我妈在看什么?”

 

“嗯?”菊池没想到会被问这个,愣了一下笑开道,“再看你小时候的照片,支着耳朵的样子特别可爱,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你的尾巴,毛茸茸的一小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摸一摸……”

 

见他说着眼神就开始往自己的屁股上飘,中岛用力捏了一把交握的那只手以示震慑。

 

他们就这样一路磨蹭到路边,中岛正准备伸手拦车就被菊池挡了个严实。

 

“今天好累,申请一个晚安吻。”

 

菊池说着凑近一些,却并不吻上来,而是直勾勾地盯着中岛看,中岛对他偶尔耍赖的行为根本没辙,便拉下围在脸边的围巾又抽出手去捧他的头。他们身高相仿,中岛微微踮起脚吻了一下菊池眉心上那片温热的皮肤说“这个给需要晚安吻才能睡着的菊池小朋友,”又亲了亲他的嘴唇,“这个给需要中岛健人才能睡着的菊池风磨。”

 

“那你要跟我回家吗。”菊池抱住他不愿意撒手,歪着头把脸埋进中岛的发丝和耳朵绒毛里磨蹭个不停,尾巴也遵循主人的意愿围着他的腿晃荡。

 

中岛被他蹭的有点痒,一边缩脖子一边推他,“好了好了,今天已经给了晚安吻了,快回去。”

 

菊池拦下车,上车前突然贴过来给了他蜻蜓点水般的一吻,“晚安。”

 

晚安,我的小王子。

 

 

20

比赛前一周中岛借下了设计院的小T台用来练习,服装的设计和制作都早已完成,现在需要拍一张试装照发给主办,他干脆直接借下T台进行模拟,还可以琢磨一下怎样才能拍出最好的效果。

 

说真的,这套衣服菊池上身后展现出来的效果比他想象的还要好一万倍。

 

衣服完全按照菊池的身材剪裁,加上他说到做到,这么长时间内一直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数据几乎不变,穿上后显得契合度极高。整体设计风格是中岛一向的“低调而华丽”,他坚信细节见真章,所以在服装细节处下了大工夫,金属扣子都是拿了设计图找了工作室一颗一颗打出来的,披风里衬的下摆更是花了大量时间手工绣上金色的纹路,掀开恍然一见的瞬间仿若星火燎原。

 

衣服用料厚,再加上冬装披风穿上后肩上重量骤增,还好几条装饰皮带帮他分割了重量,菊池正想和中岛说就看到他正对着着装完毕的自己发呆,兔牙又开始折磨下唇不说,两只手还无意间把耳朵卷来卷去,可爱的不得了。

 

中岛用力压下自己内心弹幕般的情绪波动,正色对他道“等下你就把我当成你前面的模特,比赛的T台比这个要短一点,我已经做好标记了,因为是比赛所以每个人的展示时间会长一点,你等到前一个人快要下场时同步出来就行了。”

 

台步他们早已一起练习多次,现在只要确定一个定点动作,中岛犹豫半天还是决定交给菊池自己决定,衣服是为他设计的,到底什么样的定点动作才贴合这件衣服说到底只有菊池想出来的才最贴合。

 

中岛先为他做示范,他一直坚信设计师也是最好的模特,所以就连台步都练得扎实,他身高不输,身体比例极佳,腿型细长而笔直,学校里羡慕他腿的女生拎出来都要排个长队,加上气质清爽,走起来完全称得上是赏心悦目,定点时他给了唯一的观众wink还甩出一个飞吻,转身回程步子轻快和稳实兼备,给人感觉仿佛一朵被风牵走的莲花。

 

下台了中岛显得有点害羞,眼睛黑亮地看着菊池问道“我也好久没走了,怎么样?”

 

“特别好。”菊池没发现自己面对他的时候嘴角总是不自觉地上扬,“我自己考虑动作可以吗?”

 

中岛点头道“你只要展现你自己的性格就好,最‘菊池风磨’的就是最适合这件衣服的。我等下再走一次,你跟在我后面试着卡时间,我会回到台下看你的定点。”

 

菊池在台上气场全开,大气中又藏着一丝危险,他节奏感好,踩点踩得极准,同样的音乐下和中岛走出了完全不同的感觉,定点时他环视会场一圈露出一个邪气的笑,同时一只手抓抬帽檐,再顺便用胳膊带起披风让金线描出的纹路暴露在灯光下,尾巴还在里侧对着观众席一勾。他转身时干脆利落带起一阵气流,只留下一个衣袍翻卷,狂气十足的背影。

 

中岛健人站在台下看完全程不知道为什么脑补到了观众的尖叫声,心中升起一股强烈的危机感。

 

男朋友太帅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21

正式比赛的当天,学校在最大的体育馆搭好了会场,这次请的评审分量很重,如果能得到比较好的名次无疑是对毕业后工作的一大助力,参赛者各个有备而来。入场券只给设计系的学生和关系者,部分外流的入场券被在学校内网上炒出了高价,不少人只为一睹传说中的“设计系颜值”。

 

比赛在下午,菊池早上就被中岛拉去做造型,造型师明显是中岛的熟人,对他的指令执行得无比熟练。化妆时中岛站在椅子后面用手笼住菊池的圆耳朵不停摩挲,念叨着“差点因为这对耳朵放弃了帽子……”

 

菊池被他摸得发痒,又因为脸正在被别人折腾不敢乱动,整个人都僵硬起来,中岛假装没发现他的惨状,还撩了撩菊池软趴趴的前发对造型师说“会带一个比较重的帽子,就不要抓的太高,用暗紫色那瓶给他刘海上缭一下,灯光下能有点紫色的偏光就好了。”说完又低头揉揉他的耳朵道“你别动,让他来弄就好了,要听别人的话,我也要去收拾一下。”

 

中岛走开的时候整个人洋溢着“刚吸完豹”的幸福感,对另一位造型师打招呼的语气都飘了不少,菊池心知他这是平时被他摸耳朵的反击,觉得这举动又好笑又可爱。

 

反正以后摸回来的时间还多着呢。

 

晚上正式比赛开始前模特都在后台候场,中岛一边整理他身上的衣服一边说“我待会会在第一排看,你不要紧张,放心走,能让你穿上这套衣服我已经满足啦,比赛结果尽力就好,我知道你也不会服输的。”

 

中岛的刘海和发尾用发胶抓了反翘,眼睛还描了细细的眼线,灵气简直要从眸子里溢出来,菊池穿着厚底的筒靴稍微拉大了他们的身高差,看过去的时候被中岛的下目线萌得猝不及防。喜欢的情绪在他心脏里荡个不停,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抬手摸了摸中岛的耳朵。

 

几米外的一个女模特盯着他们俩的互动两眼发光,被自己的设计师推着转身时还不愿回头,险些扭了脖子。

 

负责人召唤模特排队准备时菊池被中岛拽到后台的角落,正当他以为是有什么特殊的叮嘱要说时中岛贴上来与他交换了一个及其缠眷的吻,末了对他眨眨眼道“给你充电。”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菊池风磨走上台前这样想。

 

面前有眼光挑剔的评委,有一眼看不到头的黑暗会场,有凑在台边的闪光灯和亮着红点的摄像机,他能听到女生的尖叫,观众的窃窃私语和笔尖在打分表上摩擦的声音。

 

但耳边同时响起片刻前和中岛唇齿相接时感受到对方的心跳和血液流过脉搏的轰鸣,甚至回忆到多年前他第一次见到中岛时中岛对他眨眼,睫毛带起的微风辽然拂过他耳边有如蝴蝶翅膀的扑动。

 

菊池风磨拐出幕布,踏准背景音乐的第一个鼓点,灯光打在金色的肩章上折出一道光指引着他的眼神和黑暗中坐在首排的中岛健人遥遥相撞。

 

接下来人生里和你共享的勇气,就从下台后的一个拥抱开始吧。

-END-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吃兔兔正式完结啦。

其实这个结尾我个人并不很满意,问了基友的意见也没修改好,微妙地感到有些沮丧

只好自我安慰总会成长的,现在写不出如意的东西也没关系/叹气

想脑补走秀的同学可以听:ENDLICHERI☆ENDLICHERI【悄悄卖安利】

非常感谢这段时间大家的支持和鼓励,论坛体会有的,车也会有的,很可能还有一些奇怪的小段子,毕竟我真的很想写利利狐,水豚聪和波斯猫玛丽啊(。

下一个坑大概是一个很汤姆苏的强强,也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这种风格的fmkn
渴望评论,骂骂我也可以的(⚭-⚭ )
比心心!

评论(51)
热度(82)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