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兔兔这么可爱一定要吃兔兔(六)

·兽人PARO,双向暗恋
·下一更完结
––––––––––––––––––––––––––––––––––––––––––––––––––––––––––––––––––––––––––––––––––––––––––

16

他们学校的校内论坛今天迎来一场爆炸。

一个名为【中岛健人竟然有主了?!】的帖子被发出来,首楼贴着中岛刚更新的动态截图,很快这个帖子就被轮上版头,飘上了一个hot的小红旗。

回帖大多在热烈讨论“竟然有主了?!”和“到底是谁把他追到了?!”,还有小部分的“他终于有主了!”以及不在状况的“中岛健人是谁?”

 

论坛后台程序员面对即将被刷到瘫痪的版面翻了个无力的白眼,忍不住掏出手机向好友兼管理员之一抱怨起来。

 

今天也在掉发:中岛健人每次都能上版头!

FM3.7:?又怎么了

今天也在掉发:不知道被哪路神仙收了,他发了个动态,粉丝在论坛刷的快炸坛了。

FM3.7:我。

今天也在掉发:你什么你?

FM3.7:我收了。

今天也在掉发:?????????

 

“怎么了,笑的这么开心?”中岛对着镜子整理好自己的围巾,转身想叫菊池走,却发现他对着手机屏幕笑的一脸诡异。

 

“没事,朋友和我抱怨工作很忙。”他走近了盯着中岛的耳朵看,没忍住又上手摸了摸“耳朵突然放出来没关系吗,如果不适应还可以再等等,你没必要一下就改变的太多。”

 

中岛抬手捂住耳朵后退一步“不要老是摸!我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再逃避了,越适应越容易拖延。”

 

“那走吧,”菊池抬手把他的手从耳朵上拽下来,“不让摸耳朵,牵手行不行?”

 

中岛眨眨眼笑道“这个勉强可以。”

 

被外人看到估计会吐槽这幅模样可怎么也不像勉强。

 

他们一出走廊就和隔壁另一个大工作室走出来的吉川百子打了个照面,她脸上洋溢着一种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兴奋和走在前面的菊池打招呼道“你好,初次见面,你应该就是中岛同学这次的模特吧——”她说着看了一眼站的靠后些的中岛,一看不要紧,本想用来代替做打招呼的甜美微笑直接僵在了脸上。

 

“啊,中岛同学,”下一秒一种名为【兴奋】的情绪更明显了“你好,祝你们比赛成功!我就不打扰了,先走了!”说完不知道为什么又转身走回自己的工作室关上了门,其间因为手部的颤抖还抓空了一次门把手。

 

“这是不是前面和你告白的那个?”菊池抬了抬两人交握在一起的手,“她要是讨厌我还说的过去,可是她为什么这么……兴奋?”

 

中岛也显得有些迷茫,“我不知道,看到我的耳朵了?”

 

过了一会儿菊池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今天也在掉发:真的是你收了啊?!?!?!

FM3.7:都说了是我,不过你怎么确认的?

今天也在掉发:你们牵手在论坛被直播了,话说中岛健人原来是只兔子啊,谈恋爱就是不一样,竟然本体都放出来了。要不要我帮忙锁楼?

FM3.7:不用了,谢谢你,没打算瞒着,还有你说话好酸。

今天也在掉发:热恋中的不许嘲讽独狼!走开!浑身酸臭味的猫科动物!

 

“你的本体在论坛被爆出来了,估计是刚才那个女生。”菊池给他看聊天界面,“好了,现在她的兴奋之谜解开了。”

 

中岛没做评论,反而先问道“你朋友是管理员?”

 

菊池点点头,“他是论坛负责人之一,我也是管理员,你需要权限?”

 

中岛丢给他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现在别人曾经告诉我的【一在论坛上发中岛君的照片就会被删楼】之谜也解开了。”

 

“……我们去吃饭吧,你不是饿吗。”

 

17

中岛健人这几天基本走到哪都会收到注目礼,有些人还会在和他交谈的过程中盯着他的耳朵就忘了说话。

 

这倒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菊池最近来找他的几率直线上升,美其名曰“恋人间正常的培养感情”,日益显现出粘人精的特质,灼热的视线快要把他的耳朵和尾巴烧出个洞来,他转过身看回去的时候,却总看到菊池一脸认真地写论文或者盯着手机,如果不是有一次无意间在镜子里对上菊池的眼睛,他都要以为闹鬼了。

 

他转身看着又在“写论文”的菊池,叹了口气道“来练台步吧。”

 

菊池合上电脑站起来,冲他点点头,“你说,我先试试,这两天我自己也看了一些视频,但是感觉走出来还是不一样。”

 

“现在要你走出国际超模的水平是不可能的,短时间内达到基础标准还是OK的,我们赢在这件衣服和你的契合度。”中岛把他的肩扶正“走路的时候要注意用臀部的力量带动大腿,由大腿带动膝盖,再来才是小腿,把重心放在腰上,想象自己是被一条线从头部提起来的,整个人保持一条直线。”

 

他看着菊池走了两步又补充道:“提胯,脚尖外撇的幅度不要太大,再收回来一点。”

 

“手臂要怎么摆?我总觉得自己动得的很刻意。”菊池活动了一下肩膀问道。

 

“现在这样摆臂就很好,肩膀打直走路手臂自然就摆起来了。”中岛看他的样子不禁感叹到“你要是训练的久绝对不输专业模特,现在开始控制步伐的长短,你看现在的砖,走一步大概是半块砖,你要保持这个步长并且控制步率,我知道现在开始练会有点困难,你尽力就好,我相信你的天赋。比赛要用的音乐过两天就下来了,我们到时候再来确定速度和定点时间,定点动作等衣服出来再配合设计也不迟……”

 

中岛说着拿过一个本子低头确认日期,菊池一边默默记下他说的话一边下定决心绝不让他失望。

 

他认真而自信的样子闪闪发亮,他付出的努力理应得到回报,这不仅仅是自己做事的原则,更是对中岛无声的承诺。

 

“对了,虽然很冒昧,有个问题……”中岛说这话的时候难得显得十分迟疑“你这周末有时间吗,我爸妈想叫你吃个饭。”

 

“哈?!”

18

菊池的家人早就知道他有喜欢的对象,得知正式交往了之后也只是叮嘱他认真和对方相处,还没到“带回来看看”的程度。

中岛家就不太一样了,先是中岛妈妈看着自家儿子垂着耳朵就回来了惊得险些切了自己的手,又得知他和喜欢的人交往了,还是在对方的鼓励下决定不再隐瞒特征,当下决定道“就这两周,对方有时间的话带回来吃个饭吧?”

中岛一时间也被这个突如其来的邀约惊得不轻,他不想让菊池为难,但看着母亲面上的期待又想到自己对体征的逃避让家人担心得太久,实在吐不出拒绝的话,只好含糊地说去问问,又强调如果对方有拒绝的意愿也绝对不能责怪。

 

而菊池短暂的惊讶后答应的却出乎地挺利落,中岛意外之余高兴的心情还是占了大多数,便没有细问,当天练习结束后就愉快地回家报告喜讯了,却不知道菊池晚上回家一通报瞬间炸翻了天。

 

“去人家家吃饭?”菊池妈妈放下刚抬起来的筷子“那要好好准备呀,不过你答应的也太快了,这才交往多久,像是快结婚了似的……”

 

菊池被结婚这个比喻逗得一笑,咬了咬筷子头又道“这么说也没错,我确实是以和他结婚为前提和他交往的,提前去见见家长也没错。”

 

全家都停下吃饭盯着他不动,过了一会弟弟发言道“哥哥你突然吐出这么情圣的发言真叫人害怕。”

 

菊池瞪他一眼再没说话,心中其实偷偷打着点小算盘。

 

周六早上他在镜子前换了好几套衣服,换一套就拍一张发给中岛,他自认衣品不错,这次却不敢有丝毫放松马虎,他点下发送键想到中岛正对着屏幕把照片滑来滑去,思索时还会忍不住用兔牙折磨自己下唇的模样,整个人都从心底柔软起来。本想给自己的“情感相谈方面的伙伴”一点鼓励的妹妹看到他这个样子轻轻合上了原本留了一条缝的门。

 

加油呀,哥哥。

 

他和中岛决定提前碰面,虽然中岛放话“你要是带礼物就别想进我们家的门。”但还是拗不过菊池的“礼节性坚持”,被拉着一起挑了一点正常的礼品。到了中岛家门口他刚掏出钥匙,就见旁边菊池放下手里提的几个纸袋,一把抓住他准备开门的手,中岛直接被拉着转了个身,还没来得及发问嘴就被菊池用唇堵住了,这不是个深吻,中岛能感受到他小声说“充个电。”时嘴唇的颤动,这才感受到被握住的手窝在一个湿漉漉的手心里。

 

前面表现的那么从容,说到底还是紧张的。

 

中岛移开点脸,抬手摸摸菊池埋在发中那对微圆耳朵的耳根,安抚这只难得不安的大型动物,“别紧张,我前面也说过啦,我爸妈脾气都很好的,”他眼睛微微弯起“况且我这么喜欢你,他们也一定会喜欢你的,走吧。”

 

这顿晚饭可以说是所有人意料之中的顺利,菊池本身性格就好,温柔又开朗,礼仪满分且极有眼色,迅速赢得了中岛父母的喜爱。饭后中岛健人被自己的父亲以及其强硬的姿态带出家门“散步”,只留下菊池和中岛妈妈坐在客厅“喝茶”。

 

两个人聊了几句,中岛妈妈冲他笑了笑道“其实今天请你来,主要是想谢谢你,前阵子我看得到健人回来的时候耳朵露在外面,当时第一反应是他是不是不小心显露了体征,又被人欺负了,问清楚才知道是我不好,不仅自己吓了自己一跳,更是对他的不尊重。”说着她放下茶杯,“其实你也看到了,我不是垂耳,健人他跨过了我,继承了我母亲的基因,他刚生下没多久的时候耳朵也是立着的,后来才渐渐显现出垂耳的特征来。他以前因为这个被人欺负,便总觉得是自己的错,我和他爸爸怎么劝都没有用,后来也只能尊重他的决定,希望他能有自己想开的一天。”

 

菊池温柔地注视这个眼角已经显出皱纹来的中年女人,有些话在他脑海里来来回回打了好几回转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其实您和他爸爸都没必要这么自责,中…健人他其实也不想让你们担心,他需要一个走下来的台阶,他也深知这个台阶你们给不了。不是你们做的不好,只是情感立场不同罢了。”

 

“而我愿意做这个台阶并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单纯因为我真的很喜欢他,甚至可以说我很爱他。”菊池说到这里坐直了些“也许在您眼里我还小,可是实际上我已经喜欢他好几年了,有时看到他的时候我都忍不住想‘到底有多少人一生中能遇见一个自己能真心喜欢的人’,人们总说越长大越难和他人意见相和,而我有幸在合适的时间遇见他,有幸和他一起成长,甚至有幸他也喜欢我,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我人生中了不起的一件事了。”他说着笑了笑,这个微不足道的表情却流露出浓厚的幸福感来,让坐在他对面的中岛母亲也忍不住有些受到感染。

 

“我现在不敢,也没有资格对未来作出保证,我能承诺的只有尽我所能去保护和支持他,说起来您可能不信,可健人他才是我的守护神,真要说离不开对方的其实是我。”他提起茶壶给两个人的杯子里续了水,“请您相信我,也给我一个机会。”

 

中岛被父亲带着在周围走了一大圈才回到家里,一开门看到菊池和他妈妈正在翻看一本相册,气氛比他想象的还融洽得多,两个人听到响动一齐朝门边看过来,暖白色的灯光下菊池风磨的脸部轮廓更柔和几分,看到他时一瞬间亮起来的神色让中岛眼眶泛起一股不知源头的热意。

 

他现在,感到非常幸福。

––––––––––––––––––––––––––––––––––––––––––––––––––––––––––––––––––––––––––––––––––––––––––
快要完结啦,其实最近精神波动极大,文写了又改,成品依旧不令人满意,后面可能还会微修,不影响剧情。
查了查并不是所有垂耳兔生下来耳朵就垂着,很多是慢慢垂下来的,想想过程简直萌哭(。
台步部分,其实我并没怎么看过男模的秀场🌚查了查资料瞎编的,没有实际参考价值。
暂定的番外有两个,一个是【吃♂兔♂子】,另一个是论坛体,就是这更里提到的那个八卦贴,欢迎接着提意见给我,能写的出来就写!
欢迎捉虫,想要留言,给大家比心心!

 

 

评论(24)
热度(79)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