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兔兔这么可爱一定要吃兔兔(三)

·兽人PARO,双向暗恋

·变成一二三了🌚

·感谢@月 姑娘的建议!fuma的人设正式修改为花豹啦!

·今天是用电脑发的,最后插一张图w

 

 -------------------------------------------------------------

 

7

这次比赛的主题是【时代】

 

中岛为决定服装的类别快要翻烂了各式图册和网页信息,最终定为了军装。请菊池风磨来当模特并不是临时起意,不如说考虑设计的版式时他潜意识里就在寻找“适合菊池风磨的衣服”。邀到菊池谈合作的兴奋劲过去后他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如果对方一口回绝了他的邀请,他连个备选方案都没有。

 

此时菊池正坐在对面看赛程安排,看完又掏出手机确认专业的安排,最后才对他点点头道“我的报告已经完成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课业不多,有充足的时间练习和比赛。”

 

中岛提了半天的一颗心这才放下,如果和菊池的日程撞上才真是无能为力了。他看到菊池拍下赛程表,又低头摆弄手机去添加日程安排,急忙拿起咖啡喝了一口遮盖的笑意。

 

他以前也曾和别人搭档,虽然大多数人都还算尽心尽力,但都是学生而非专业人士,难免有懈怠的时候,仍要依靠他频频提醒,甚至曾经有位“神仙”在正式比赛前一天十分状况外地询问道“明天不用练习吧?我约了朋友出去玩。”

 

菊池这样认真确认日程还主动将赛程算进自己的安排中的人,还是第一个。

 

菊池完成了录入,把印着赛程安排的那张纸推回给中岛,才将另外几张移到自己面前。这几张纸质明显不同,一侧还有些参差不齐,像是从速写本上撕下来的。

 

上面是中岛的初版设计图。

 

他画了好几张,版型相似,细节上却多有不同,明显下了大功夫。中岛基础功底极好,画出的人模形体优美线条流畅,其中一张带着披风的设计图仿佛真有猎猎狂风带起衣角。菊池用手指点点这张对他道“外行人看来这张最有吸引力。”

 

中岛脸上难得露出点得意的表情“我也觉得这套比较好,改来改去还是中意它。”

 

菊池又盯着那张图看了一会儿,再开口时声音有些不安“我毕竟没有走过台步,能走出你期待的感觉吗?”

 

“绝对可以!这本来…本来你身材就好,这个可以练习!”他一急险些把“本来就是为你设计的衣服”说出口,所幸刹的及时才没露馅,他还没有作好摊牌的准备,现在说出这句话只会让人觉得是个变态吧…

 

“好,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我下午还有时间。”菊池听他这样说也不再迟疑,而是帮他把所有纸张收好递了过去。

 

“如果你还有时间的话”中岛小心的把纸收进文件夹里说“那就去我的工作室量一下尺寸吧,我可以边做打版边继续考虑设计,应该还可以加一些元素进去。”他抬头对着菊池一笑“顺便让你认认路,你以后要经常去的。”

 

我比较经常想去你家。

 

当然了,这话菊池没说出口。

 

8

中岛的工作室是学校给服装设计系给学生配的,虽然空间不大,但考虑到一整个院学生的人数,也不得不感叹王牌专业还是有王牌专业的资源。

 

他的这间收拾的极干净,不让打孔的墙上贴上了一大块软木板,上面用图钉钉着一些照片和手稿。引人注目的是不大的空间里硬是在墙角里塞了一张单独的方桌,上面放着一个大凉水壶和几个玻璃杯。

 

看到菊池盯着角落的方桌看,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咬了咬嘴唇“你也知道,我容易出汗,所以喝水量很大,结果有一次不小心打翻了水杯,差点弄湿图纸,然后就买了张桌子专门放水壶了,绝不把水壶和水杯再一次带上我的工作台。”

 

他从抽屉里找出皮尺,转身上下打量菊池,然后说道“你把风衣脱掉放在椅子上好了。”

 

“不用脱光的吗?”菊池一边脱下自己的风衣一边问他“要我脱光也可以哦,反正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

 

就是因为只有两个人才不能让你脱光的啊!

 

不对,在别人面前脱也不行。

 

中岛背对着他低头在纸上列好需要的信息,心理活动像刷弹幕一样不断变化,还要故作镇静地回复他“不用了,我减掉一点就行。”殊不知菊池正在他身后盯着他发丝中露出来的一点泛红的耳尖脱下了穿在里面的T恤。

 

于是他一回头就受到了赤裸肉体的冲击,站在原地微张着嘴不知道说什么好。

 

菊池被他一副【吓呆的兔子】样逗得险些笑出来,拨弄了一下后脑勺的头发说“没事,这样量的精准一点,裤子干脆也脱了好了。”说着就解开了休闲裤的裤子扣,让裤子直接顺着腿滑了下去,尾巴还很悠闲地晃了晃。

 

“你,你这样”中岛眨巴几下眼睛咽了咽口水,也不敢与他对视,拿着皮尺走过来“算了,就这么量吧。”

 

他扯开尺子量了臂长和肩宽,转身去记录数字,转身准备量胸围的时候却发现要围过去他就要“拥抱”菊池,他们身高相近,脸难免也要贴的近些。

 

“你转过去。”

 

菊池听话地转了个身。

 

他的背极漂亮,皮肤光滑,肌肉线条优美流畅,给人肉感的同时还不觉累赘,蝴蝶骨和脊柱线凹凸有致,中岛顺着脊柱线往下看的时候发现他甚至有两个腰窝,凹陷处一直延伸至内裤里面,性感得令人呼吸一窒息。

 

中岛伸出手从他的腋下穿过,来了个环抱又抽回手。本来腰围和臀围只要缩放尺子接着往下量就行了,他却存了点私心地抽出尺然后又环抱了一次。

 

量臀围和腿围的时候他盯着菊池的尾巴,颇有点遗憾地说“啊,如果做披风的话就露不出尾巴来了……”

 

“你很喜欢我的尾巴吗?”菊池小幅度地晃晃尾巴。

 

“是啊,很漂亮的尾巴。”中岛一边弯下腰量腿长一边偷偷把尾巴变了出来,沮丧地感叹自己的尾巴真是一点展示性也没有。他良好拍了拍菊池示意他可以转回来了,接着在纸上记录下数据。

 

“你快把衣服穿上吧,虽然屋子里不怎么冷,但是这个季节还是很容易感冒的——你干嘛!”

 

中岛突然感觉自己的尾巴被隔着裤子摸了摸,惊地跳了起来,问完才后知后觉地发现,刚才因为太放松,他忘了把尾巴收回去了。

 

9

菊池看到中岛转身弯下腰,休闲裤里尾椎处突出来的一小团,立马反应过来那是中岛的尾巴,一时间没忍住伸手摸了摸。

 

“对不起,”再怎么说也是没经过别人的同意摸了尾巴,他先道了个歉“有点可爱,我没忍住。”

 

“你先把衣服穿上!”中岛看着他赤着身站在自己面前低头认错,耳朵还垂在头发上,感觉自己快要脑溢血了,还有些悲愤地发现自己害羞的情绪大大盖过了小时候被人调戏的恼怒“这次就算了,以后可不能摸别人尾巴。”

 

看着菊池听话地开始穿衣服,他迅速转移了话题,“菊池君的原型是什么?看着是猫科动物哦,是猫吗?”

 

菊池正在扣裤子的扣子,听到他问话抬起头说道“不是啊,我是花豹。”

 

花豹?!

 

本体是小动物的中岛突然听到大型食肉动物的名称心里又是一突,他以前自顾自地认为对方是猫,完全没有往豹子的方向想,他发现最近菊池带给来的“惊喜”太多,简直要吓出心脏病来。

 

“这样啊,身材确实很好哦,想必原型也一定很漂亮。”他真诚地夸赞了一句,再一次审视设计图的时候却发现漏了一个数据。

 

中岛拿起皮尺,又走到菊池面前,一边伸出手环上脖子一边说“我要量一下颈围,刚才忘掉了,衬衫还是做到贴身比较好。”

 

菊池突然被他环了脖子也不挪动,看他绕过一圈后低头读数,一端的皮尺还握在手里,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笑着问他“像不像给我套了个项圈?”

 

“嗯?”中岛颇有些疑惑地抬起眼审视,然后也忍不住勾起嘴角,“真的有点像,这样菊池君你就是家养的了。”

 

菊池低了点头撞上他的眼神,压低了点声音问道:

 

“那你要圈养我吗?”

 

-----------------------------------------------------------------

夭寿啦猛兽摸小兔子尾巴啦x

欢迎捉虫!今天也很想要评论!

偷跑一张fuma的背影,他的背真的太太太太太好看了,无限赞美。

以及中岛老师在我心里是在面对真正喜欢的人的时候意外正经又有点容易害羞的,实在是非常可爱

评论(26)
热度(90)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