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西

【fmkn】兔兔这么可爱一定要吃兔兔(二)

·兽人PARO,双向暗恋
·突然发现上中下不够,可能会变成一二三四五🌚

————————————————————————————————————————————————

4

中岛此时正蜷缩在毯子里,两眼直勾勾地盯着手机漆黑的屏幕等待返信,却又担心这么晚了菊池风磨已经休息看不到邮件,或是邮件的提示音影响了他休息……

 

所以说自己到底为什么脑子一热就把信息发出去了!

 

他懊恼地把头也缩进毯子,其间还不忘把自己的耳朵也扒拉进来,敏感的耳部被温暖的环境包围,仿佛整个人藏在这个幽闭的小空间里就是建立起了结界,可以短暂逃避让心情苦闷的一切。

 

就在这时邮件的提示音突然响了起来,清脆的声响打破他的思绪,他急匆匆地又探出头去看手机屏幕

 

【“目前还没有安排,有事需要我帮忙的话请尽管告诉我”

FROM:菊池风磨】

 

【“打扰到你休息了吗?很抱歉这么晚了还给你发消息,是我考虑不周。我想要参加年底的一个设计比赛,希望你可以当我的模特,报酬可以商量,如果你愿意的话这周末我们可以详谈。”

FROM:中岛健人】

 

说起来,虽然这也是他们学校的王牌专业之一,但中岛去念服装设计实在是他没有想到的事情。高中时期他的能力就已经是突出的优秀,但极少展露对这方面的兴趣,大学一开学确实是跌破了所有人的眼镜。

 

菊池摸了摸下唇,心想自己当他的模特确实比被不知道哪儿来的阿猫阿狗(各种意义上的)得了机会强得多。

 

【“不会,我还没有休息,不需要报酬,能帮到你我很开心,只是我以前没有参加过相关活动,专业性上会比较差,还希望你能多多指教。周六下午在A区的咖啡厅见可以吗?”

FROM:菊池风磨】

 

LUCKY DAY!

 

某只兔子忍不住在床上翻滚了一圈。

他这次发出邀约,一方面是因为菊池确实身材优秀,宽肩窄腰长腿,是个天生的衣架子,加之气场强大,很符合他这次的主题要求,另一方面则是他自己的私心。

 

他虽然平日里显得极善言辞,待人接物的方式几乎无可挑剔,但在喜欢的人面前反而难以发挥自己的长处,不仅是甜言蜜语吐不出口,面对菊池时甚至常常失语。当下既然已经决定主动出击,就应该展示自己真正的魅力和长处,外交辞令说到底只能给人片面的感受,他绝不想有些带有恶意类似于的“花瓶”或是“浮夸”之类的印象也留给对方。

他的举止习惯来源于他的教养,他的魅力来源于他的能力,比起其他人,这些东西他更想让菊池了解。

【“感谢你的支持,同时期待与你见面,希望我们能有一场愉快的交谈,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晚安”

FROM:中岛健人】

5

菊池风磨认识中岛健人的时间,比对方的认知还要早上一些。

他和中岛就读的高中的直属中学就是他的初中,比起从外校考入的中岛,他的起始人脉就要广得多,加之他的好人缘,很多班都有他的朋友或同学,所以开学没多久就有“有个没有体征的人和你长得有点像”的评价流窜进他的耳朵。

他开始对这种传言没什么兴趣,毕竟“长得像”实在不是什么很有吸引力的点。直到有一天他课间被叫去教员室,在门口碰到了刚挨完训的初中同学,谁知对方一看到他就又瞬间活泼了起来,一阵意义不明地挤眉弄眼之后才故作神秘地压低了声音说:

“和你长得有点像的那个人也在里面!”

说完就又欢快地跑走了,像是刚揭露了什么惊天秘密,正等着来自全世界的褒美,留下他一个人在原地一头雾水。

说实话,他早就把那个“和你长得像的人”这一谜之传闻抛在脑后了,想了很久才想起来同学刚才在说些什么东西。

他推开教员室的门,径直向召唤自己的班导走去,期间他忍不住看了一眼教员室里面仅存的另一名学生。

他一再强调自己只是被中岛健人没有体征的特点吸引了,绝不是因为听到流言所以想看。

到底想不想看,因为什么想看我们都知道的,就不要拆穿他了。

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一看就撞上了对方的视线,中岛嘴唇没有闭合,露出一点点兔牙来,黑曜石似的眸子正直勾勾地盯着他,看到他看过去也没有移开视线,反而露出了一个友好的笑容。

反而是他被这一笑恍了神,急忙又转回来面对自己的班导,但接下来的时间里他甚至没听清老师对他说了什么,后来想想暗自庆幸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从那以后他不自觉地开始接收中岛的相关信息,这才惊觉“中岛健人”在这个学校的存在感已经极高,甚至到了无处不在的地步。之后从学校的成绩榜单和活动合作中也体会到对方确实能力出众,他们成为朋友,同时也作为对手暗暗较劲。

菊池渐渐发现自己开始喜欢观察中岛的一举一动,一开始他还能用“了解朋友和对手”的理由搪塞自己,结果后来他看到中岛就觉得对方“可爱”的时候越来越多,甚至有一次开会时他坐在中岛邻座,借着假装偏头听主席说话的角度偷看中岛认真的侧脸,尾巴有些控制不住地想要去缠中岛的小腿。

他的尾巴碰到金属质的凳腿时被冰了个激灵,才惊觉自己刚才差点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被自己情绪和反应所迷惑的菊池风磨同学,自主进行了一个下午的情感分析没有得到结果,回家吃完晚饭上楼时无意间看到了父亲在饭桌下用尾巴亲昵地勾住母亲的小腿,一瞬间如遭雷劈,险些踩空。

菊池风磨,男,在自己17岁的时候认识到自己喜欢上一个物种不明的同校男性同学。

顺带一提,是初恋。

6

中岛健人在靠窗的卡座里坐下,还没来得及对服务生说出“等另一个人来了再点单”,咖啡厅的门就又被推开了,随着门上挂铃声一起进来的是秋天带些凉意的干爽空气和穿着薄风衣的菊池风磨。

对方最近刚刚染回黑发,整个人气质都柔和了不少,坐在他面前时当真像一阵秋风似地温和而凉爽,令这两天被教授催图催的快要神经衰弱的他也放松了不少。

两个人点好单后服务生便离开了,菊池单手撑起下巴向前凑了凑细细打量起中岛眼睛下面的青黑

“怎么搞的这么憔悴,还是你本体其实是熊猫?”

他们其实身高差的不多,但中岛坐下无端比菊池矮上一节,此时被这样突然被从高一点的地方近距离打量让他心脏又开始狂跳,只好一边移开脑袋急匆匆地去掏包里的资料,一边答道:“最近被催设计图催的紧,晚上总是加班,熬过这周就好了。”

菊池猜到这就是他半夜三更才发来邮件的原因,不住地心疼中岛身体上的消耗,却也明白是教授器重他的能力才对他有比别人更严格的要求,劝说他早点休息的话在嘴边绕了几圈最终还是又被吞回了肚子里。

中岛整理好图纸和资料,按顺序摊开在桌面上推向菊池,眼里又生出自信和斗志。

“来谈谈我们的合作吧。”

菊池和他对视几秒忍不住也勾起嘴角,然后低头仔细阅读赛程说明。

这就对了,他喜欢的人绝不在这种困难前踟蹰不前,要知道宝石总是越打磨越亮的。

————————————————————————————————————————————————

欢迎捉虫,还是一样想要评论
说起来最近发现自己一个fuma担有变成Kenty吹的潜质(;′ρ`)
有人猜到菊池先生的种族了吗?【写这么点猜得到就鬼了
如果有想看fuma穿的衣服欢迎留言!我个人是想写军装的,算是自己的一点小私心吧|・ω・`)

评论(26)
热度(83)

咸鱼西

我划走了,到划海去了
欢迎划划世界女孩找我一起玩

© 咸鱼西 | Powered by LOFTER